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8釜山影展開幕片

2..JPG 

一絲仁慈,點燃生命的光亮

 

上片日期:2008/12/26

上映戲院:長春戲院、真善美戲院

國:哈薩克(2008

    型:劇情片

    長:100分鐘

    片:伯里司‧切達貝耶夫(Boris Cherdabayev

    演:魯斯坦‧艾德拉謝夫(Rustem Abdrashev

    劇:帕維爾‧芬(Pavel Finn

    員:達倫斯坦羅夫(Dalen Shintemirov

諾祖曼埃克斯貝耶夫(Nurzhuman Ikhtymbayev

葉柯特琳娜芮妮科娃(Yekaterina Rednikova

 

 劇情簡介

您的愛,讓我有了新生命

一輛載滿落難者的流放列車,緩緩駛向絕望的終站,被驅逐的人都曉得,這趟旅程有去無回。九歲的猶太小男孩沙士奇,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在車上,唯一陪伴他的爺爺卻在這時撒手人寰,再也喚不醒了。

面對舉目無親的沙士奇,眾人不忍年幼的生命就此葬送,於是偷偷將他混在屍堆裡送下車,希望幸運之神眷顧,讓小男孩重獲新生。然而此時士兵卻手持尖刀逼近,命在旦夕之餘,所幸被獨眼鐵路工人哈樹救起,一場亂世的偶然,從此孕育一個全新的生命。流浪異地的日子,沙士奇重拾快樂的笑容,卻難掩心中落寞;他唯一盼望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和爸媽重聚。

        時值全國掀起為史達林慶生的熱潮,沙士奇決定獻上一份全蘇聯最棒的禮物,因為他深信,只要送了禮物,爸媽就能回到他的身邊。然而沙士奇的小小夢想,真能如願以償?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seraphine10.jpg

文◎羅斯提

一個自傳電影怎樣拍才能引人入勝?可以花枝招展地如同《神鬼交鋒》般地傳奇,因為主角法蘭克阿巴內二世本身就是個話題人物,他假扮過醫生、銀行家、機師,律師(這是他唯一考來的真實身份)都能唬過別人的懷疑。他風流瀟灑,臭屁自信,卻掩蓋不了童年的缺憾,以致於他一輩子都活在缺愛的孤獨中。

相反地,法國片《花落花開》卻選擇了一個低調沉穩的基調,它一點也不炫耀多奇,主角薩賀芬的人生其實平淡無奇,卻也是一輩子都活在孤獨中,雖然她有著虔誠信仰,相信自己作畫靈感是來自天上的使者聲音,但仍被大多數人視為行徑怪異。

或許嫌《花落花開》影片節奏緩慢,或許嫌談論一個不起眼的素人派畫家並不是熱門主題,但影片著實展很精簡地用鏡頭和造型,讓我們迅速理解沙賀芬的個性雛型。

如開場就是拍她到教堂望彌撒,說明了她是虔誠教徒,接著拍到她到別人家裡幫傭,她的個頭不小,更凸顯了她在幫傭時的落差,她的尊嚴和她彎曲的高度等齊,令人見著了她的委曲。

接著她到大樹上乘涼,這時暗喻了她的視野並不低淺。儘管她的自尊被人踩在地上,但她仍不卑不亢,需要為她自己挺身而出的機會時,她絕不吝惜。她就對賞識她的藝評家伍德說:「我從小到大都知道別人用什麼角度看我。」參雜著被扭曲的尊嚴,以及缺愛的孤獨,讓薩賀芬用更強烈而變形的花樹圖騰展現內心狂火,讓人看了觸目驚心,又是美豔又是駭人,因為沒人願意直接透視自我,那是一片不願被開發的原始伊甸園。全片節奏雖優緩慢長,過場都像眼簾垂掛、拉起,如同我們觀眾雙眼,只能凝視嘆息,永遠無法理解超越常人想像力的天才有多寂寞。

評價:82分

文◎Veronica
姑且不論《花落花開》是不是一部突出的電影,編導馬丁波渥斯膽敢將這位鮮為人知的天才女畫家薩賀芬路易的故事搬上大銀幕,讓世人有機會窺探她悲劇傳奇的一生,光這份勇氣,就讓我打從心裡折服。

天才在遇到伯樂之前,算不算是個天才?薩賀芬路易41歲開始作畫,在48歲遇到「伯樂」威廉伍德之前,只是個默默無名、尊嚴被踐踏的清潔婦,然而當她的畫作開始受人賞識,品嚐成名的滋味之後,卻也因此迷失自我,最終走向毀滅之途,除了令人不勝唏噓之外,我不禁思考兩個問題:天才和瘋狂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如果她沒有遇到威廉伍德,終其一生都只是個愛畫畫的清潔婦,生命會不會比較美好?此外,偉大的藝術家是由誰來定義?如果大部分的歷史由男性來書寫,恐怕有更多像薩賀芬或雕刻家卡蜜兒的女性藝術家,終生都被淹沒在滾滾的歷史洪流中。

電影本身,馬波渥斯以樸實不花俏的手法,娓娓訴說一個女清潔婦被挖掘為天才畫家的故事,凱薩獎影后友蘭達夢露將薩賀芬的卑微、孤獨、天真、瘋狂,詮釋得幾近完美,成為整部片最大靈魂。一美中不足的是,薩賀芬逐漸迷失自我、自我瘋癲的鋪陳太過簡化,只憑著一次脫序的行為就被關進瘋人院,難以有說服力,看本片建議連同《揮灑烈愛》、《羅丹與卡蜜兒》一起看,相信更能深入瞭解女性藝術家的內心世界。

評價:85分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nsrfzr

 

這部戲中,最令我眼睛為之一亮的,是數度出現「畢卡索」的名字!「畢卡索」是我最喜愛的藝術家,除了曾經費心的想了解他的畫作歷程,我還曾經著迷到甚至研究他的情史來龍去脈。雖然非常精采,不過還是將主題拉回電影的主角──薩賀芬。

 

我想這部電影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即便我尚未耳聞薩賀芬這位畫家,恰好藉這次機會認識一下。這一位看來拉蹋不重視形象的清潔工,行為總是大剌剌,就算是到店裡買顏料聽到老闆說聲謝謝也從不會想要禮貌性在口頭上回禮。在溪旁洗著被單時,竟然還可以隨興的就地解決方便,甚至在心情好時,就脫了精光到溪裡自由自在的裸泳著還哼著歌。認誰也料想不到,這樣一個老是被頭散髮的中年女子,會有繪畫的天份!
然而薩賀芬自己也說不出個理由為什麼喜歡畫畫──即使被賞識她的伍德先生詢問起她繪畫的動機。伍德先生不斷想知道薩賀芬是不是經歷過人什麼不為人知的痛楚、或是與父母之間是否互動不良好,才能在繪畫上一展長才?由這些問題,也不難知道,或許能夠將藝術表現的淋漓盡致的創作者,多是因為她在某方面受挫或是受到極大的衝擊,讓她心中的情感起了相當大的漣漪,非得要為自己找了情緒的出口,因此創作成為一種宣洩的方式。

薩賀芬不愛與人打交道的個性雖然不是很受到大家的歡迎,獨自租著一間小房間過活著,擺放著各種繪畫工具與自創的獨特顏料,縱使裡面在外人看來可能雜亂不堪,卻是她唯一的小天地,是令她自由自在的天堂。從不受到大家矚目的薩賀芬,畫作快完成時會唱歌的這個習慣被旁人所參透時,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吧,至少她的存在被注意到了。

奇妙的是,她其實對於自己的畫作並沒有自信,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名聲,也不是為了販賣圖利而畫,僅僅是想躲進自己世界的一種發揮。所以當畫作受到伍德先生矚目時,還無法置信,甚至認為會賣出畫伍德一定是在開玩笑!然而,找到欣賞自己的伯樂時,終究是很開心的一件事,相信一位畫家會因為此而更有動力去投注心力在自己的創作。伍德甚至想為薩賀芬開一場個人畫展,這對薩賀芬簡直是夢幻般的理想!

我們是否曾經想過,當世界上唯一欣賞自己的人遠離我們而去時,我們會否覺得失去了整個世界?甚至忘了自己熱情埋首努力所秉持的初衷為何?基於此,因為當時景氣問題,伍德無法在短期內為薩賀芬實現開畫展的夢想,有才氣的薩賀芬卻誤解了這一切!她以為的畫作已經不再受到喜愛,打擊甚大,穿著著應該看起來要華麗動人的婚紗,在舖滿石頭路的大街上赤腳而走,一邊呢喃低語說道「我的畫受傷了」,一邊托著一包包沉重的家當器具,分送給戶戶人家。我不確定看起來神情相當失落的薩賀芬,究竟分送著什麼給這些陌生人,我猜是她的作畫工具吧,她的一句「我的畫受傷了」,痛痛的打進我的心扉!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她會如此的痛心…

瀕臨精神崩潰的薩賀芬,最後的結局令人感到惋惜。也許不少具天份者之所以能創作出驚人的作品,正是因為她們有著比常人細膩的心,因此她們敏感的心靈,更是容易受到傷害也其實比常人更需要他人的肯定…

劇情安排:★★★★☆
拍攝手法:★★★☆☆

推薦程度:★★★★☆ 
  

──────────────────────────────────────────

文/小安安

 【花落花開】將世界的瘋狂,畫作朵朵驚奇

 

果沒有威廉伍德,就沒有法國素樸派畫家--薩賀芬路易。這是肯定的!!

一個獨來獨往的婦人,根本沒有人會發現他是個天才會畫畫,而在某個偶然的機會裡,威廉伍德看到了她的畫,驚為天人呀!!繪畫天份被發現,讓薩賀芬開始大量繪畫,但也迷失了自己! 

一開場薩賀芬的一舉一動,都讓我覺得很好玩,用動物的血當紅色,用自己的祕密配方當顏料。也能很自在的在溪流裡洗澡,讓人覺得薩賀芬的世界,是很美妙的,她自己很能享受。後來薩賀芬的繪畫天份被威廉伍德發現後,也讓薩賀芬開始迷失。在沒有成名之前的生活,很快樂,想畫就畫,但是開始有名氣後,就迷失了,似乎現在的人也是這樣子。

當薩賀芬穿著婚紗,拿著東西到處分送給別人時,我的心情開始跟變的跟他一樣了。似乎當你所想要所在乎的事,突然之間不見了,失落感很重,而薩賀芬,一個天才,一個思想方面很細膩的人,一個活在自己小小世界的人,無法承受這樣子的打擊,竟而精神崩潰了。

薩賀芬的畫,真的讓人會感受到畫裡想要傳達的。大家看到的第一幅畫,應該都是電影海報上的那幅畫。那幅畫的左下角有個小小的人,不知大家是否有注意到呢?我是看完電影時,在看了一次電影海報,才發現這是電影最後一幕。樹下有薩賀芬的人影。


我喜歡最後薩賀芬坐在樹下的感覺,讓我覺得這才是她的世界,她應該就是要在大自然的感覺。看完很感動,雖然薩賀芬後來應該沒有在提筆繪畫,但是她想要表達給大家,她所畫的畫內的感覺,已經都看的人都有感動到了。

飾演薩賀芬的友蘭達夢露,我覺得她演的好棒,讓我覺得她好像就是在飾她自己的感覺,演技真是好!!!

 這部電影很推薦大家可以去看一下!看完內心裡應該會有一點火花,因為整個人會掉入電影裡,一定會被感動到的!! 

──────────────────────────────────────────

 

文/後青春期的詩

 

花落花開:女傭也能畫出一片天

 

這部片給人勇氣,千里馬也需要有伯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故事是在敘述法國畫家-薩賀芬從默默無名的清潔婦到成名的故事,薩賀芬利用日常生活的用品
與大地上的花草樹木當作顏料來畫畫,而獲得收藏家伍德的賞識,也因此開始認同自己,擺脫
過去卑微的身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QOO

真人故事改編一直是我喜愛的電影題材,濃縮一個真實的人生讓觀眾細細品味,這部片偏藝術片,或許有些人對於這種比較藝術的片子興趣缺缺,但「花落花開」片中主角的內心戲,值得我們思考,她如何擺脫自卑,如何將畫作天份發揮出來,一個收藏家可以激勵一位默默無名的創作者到什麼程度,看似平庸的電影,其實擁有豐富的內容,沒有過多的矯情,每個橋段都讓人印象深刻。

 

片中可以看到很多如詩如畫的場景,很適合放鬆心情。

 

如果你覺得自己現在有志難伸,或者對目前的生活、工作不甚滿意,我還蠻推薦你可以以到戲院觀賞「花落花開」,人生,不就是一場花落花開的最佳寫照。

──────────────────────────────────────────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壹周刊》影評-老嘉華

一生坎坷的薩賀芬路易,年過40才開始努力作畫,所有她想說的話都在她的畫裡;要不是遇到藝評家威廉伍德,可能永遠不會有人傾聽她說了些什麼,後世也可能無緣欣賞到她的作品。《花落花開》描述這位法國素人畫家奇特的行徑、悲苦瘋狂的人生,也呈現了她令人驚嘆的畫作─從安靜沉緩裡逐漸顯現她的夢想、渴望,及揮之不去的狂亂與寂寞。

薩賀芬以「法國素樸派畫家」留名,但是她一生大部分時間都是幫傭維生。在影片中,她不停打掃房屋、洗衣服、擦地板,僅有的一點睡眠時間都用來畫畫,賺到的一點錢都買了畫材,顏料不夠就自己想辦法「研發」;因為工作和繪畫,她幾乎總是拖著臃腫的身軀彎著腰,每次威廉伍德要跟她說話,她都在忙著擦地板,不過,偶爾她抬起頭來,發亮的眼睛讓人聯想起她畫裡的樹葉花朵,色彩絢麗熠熠生光。


《花落花開》是導演馬丁波渥斯自編自導的第3部劇情長片,他選擇薩賀芬非常具有傳奇色彩的生平,卻以婉轉恬淡取代激烈的戲劇性轉折,所以出現在片中的薩賀芬,無論是傾力作畫,或是後來逐漸精神異常,都是一個極度孤獨寂寞的人;而發現她繪畫才華的威廉伍德,則是慧眼獨具又溫厚無私。兩者奇特的友誼,戰爭和經濟蕭條造成的遺憾,交織成影片感傷的基調。


演過《竊聽風暴》的歐路奇圖科飾演藝評家威廉伍德,表現稱職。不過,飾演薩賀芬的友蘭達夢露才是全片重心,她的表演扎實細膩,一點也不張揚,把這位外貌平凡、作品繽紛的畫家,詮釋得靈動貼切;這樣的演技,不僅是表相模仿,更包含了對角色內在的了解和呼應─果然要有這麼精彩的演員,導演才能夠放心大膽地在電影中暢所欲言!
        
 文案作家:李欣頻
      
      薩賀芬路易的畫非常有能量,是一眼就重擊靈魂的那種.這部電影傳達了她與天地合一的巨大創作力,身為一個觀眾,只能毫無招架地接收她強大的生命力,久久不能自己。 
       
                  

吳孟樵(作家 / 影評人)

    

          友蘭達夢露把一個勞動者的身影詮釋得教人目不轉睛

          她:弓著頸背走這走那的身形、眼神,既顯得沒自信,卻又像是不在乎不屑於周遭的人事,唯有大自然的樹身、光    影,才是她的生命所在。

   

         她說:「我把愛畫在畫裡」。她畫作裡的樹,樹間的朵朵花,如孔雀開屏,每朵花葉裡詭祕又燦爛的色彩正反映了她所見到的世界。

 

         被激發的創作熱情,終至因期待太大而陷入另一個世界,是瘋狂、是幻聽、抑是近年代才有的阿茲海默症?我不禁揣想:她要的世界其實很簡單。

 

~梁祖崇 看電影 「花落花開」(知名廣播、樂評人)

”那些為藝術燒掉自己生命的人...”

 “這是一部難得讓人心靈沉殿的好電影,導演把自己的角色擺最後,將主角推在最前,如此複雜龐大歷史時空背景的架構之下,只用演員就說服了我,說明了整段故事,「花落花開」翻譯的悲傷,其實那些畫是謝不掉的,但卻又意含著花盛開時的美,與其短暫必滅的命體,留在腦裡的是揮之不去,那些為藝術燒掉自己生命的人...”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花落花開〈Seraphine〉 -DEEPLAY

轉載自DEEPLAY- MUSIC  FASHION CULTURE


   女畫家喬治亞‧歐姬芙「好像我得了一種病,必須離人遠遠的,病情方能好轉。」薩賀芬喜歡釀造烈酒,但某種程度來說,畫作之於她,就像發酵過的液體,沉醉的美酒,於是,她成了醉鬼。走進了出不去的小酒館,只好遠離人群,不斷的沉溺,直到崩潰……


   藝術家或許總有些異於常人的部分,同樣的氣氛,環繞在女主角薩賀芬身上。那一顆極度敏感的心,像是一顆腫瘤,是累贅、是奇特、是惡性、是良性,總是無解。又像是第六根手指頭,讓人迷網。但是,她始終不曾輕易妥協,一如往常的肆意沉溺,就算像調進漩渦般的不可自拔,也不會感到任何畏懼。當她沉溺在大自然的美妙,她擁抱樹幹、親吻花朵;當她沉溺在天主的愛中,她歌唱、她做畫;甚至最後,她沉溺於名利,迷失了自己,住進了精神安養院。

    花落花開沒有帥哥美女、沒有高潮迭起、沒有灑狗血般的大肆說教。很平靜,像是一場不插電的演唱;又像是優雅的把一顆小石子,投入安詳的湖水面,卻起了淡淡的漣漪。一直很喜歡這樣的電影敘事風格,呼應女主角薩賀芬的素樸作風,電影同樣也以素樸的影像畫面,單純直線條的敘事手法,娓娓道出這個看似素樸,內在卻瘋狂的真實故事。坐在電影院的座位上,像是聽故事般的,分享屬於別人的生命故事,當一個優雅的第三者,肆意竊取別人對於生命的感動,再回朔自己。甚至是好久好久以後,無義間反芻這些小細節,這一直是當一個觀眾,最令人著迷的部分。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花落花開】11/14~11/20上映時刻

以下上映時刻僅供參考,如有異動,以上映戲院現場公佈為準!

備註:11/15~11/20 時刻表皆相同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潔婦洗衣服、抹地板的手有什麼神奇,如果她還會作畫,那可就令人嘖嘖稱奇了!在有錢人家幫傭的婦人,平常深居簡出,她的作品曾被不識貨的女主人冷落在旁,直到遇上賞識她的伯樂,在上流社會一夕成名後,她的畫作成了洛陽紙貴。

 

 

    【花落花開】改編自法國「素樸藝術」代表畫家-薩賀芬路易的傳奇故事,她沒有家人、粗鄙無文,更沒有什麼藝術學養,卻受到了上天的啟示,告訴她必須要畫下眼中的世界,於是乎她平日幫傭,下工就畫畫。她喜歡在短暫的休息時間親近大自然,因負擔不起畫材,便開始「拾荒」,收集土壤和動物的血,甚至搜括教堂燒融的燭脂來製作顏料。

 

    有人說天才與瘋子只是一線之差,擁有畢卡索名作的收藏家威廉伍德,在看了薩賀芬的畫後驚為天人,於是薩賀芬為了邁向畫家之路,開始不分晝夜地創作,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被判定精神異常,被扔進瘋人院裡孤老終生。

 

而飾演這位傳奇畫家薩賀芬路易的是法國喜劇天后友蘭達夢露,她在看了這位畫家的作品後,馬上樂於挑戰這個角色,這對演慣喜劇的她來說,不啻是一大挑戰,包括得把自己搞得又肥又邋遢,身上還混有動物的惡臭味。從怪異的婦人一路演到瘋婆子,友蘭達夢露睜大眼睛,以一種怪異的表情說:「我喜歡。」

 

        本片10月初在法國上映,同時當地美術館也推出薩賀芬的紀念畫展,她的作品被喻為:「揉合梵谷的瘋狂、米勒的純樸、莫內的繽紛」,獲得極高評價,也驚豔了法國當代藝術圈,究竟素人畫家如何展現她的神來之筆?【花落花開】將於11/14晚場起在台上映。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小觀大,人焉廋哉?電影能捉緊角色的生命細節,真性情就更感人了


曾國藩曾經寫過「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的聯句激勵讀書人,其實,拍電影也適用這八個字。

馬丁.波渥斯(Martin Provost〉執導的《花落花開(Séraphine)》中用了兩個「小處著手」的技法,讓我看了心有戚戚焉。

本文轉載自 藍藍的 movie blog

 

首先是女星尤蘭達.夢露(Yolande Moreau)飾演的素人畫家沙賀芬.露薏小小成名之後,經紀人的妹妹安瑪莉要替她拍照留影,沙賀芬欣然同意,但是她的眼睛不直視照相機的鏡頭,「來,看我這邊!」安瑪莉比著手勢要她往前看,不過,沙賀芬不理她,眼睛直盯著前方上空。

沙賀芬不癡沒呆,那是她特地挑出的姿勢:「我的靈感來自上天,拍照就要用這個姿態。」她很頑固,作畫如此,拍照亦如此。

但是一聽到這句對白,沙賀芬的性格卻得到了最清楚的印証,她信仰虔誠,作畫是因有天使叮嚀,所以沒學過繪畫又何妨?所以就算顏料不齊,根本沒畫筆,她光用手指塗抹,也可以畫得好生開心,她的鄰居更都知道,每有畫作完成時,她都會唱起讚美詩,感謝神,這也是為什麼《花落花開》的開場就是她風塵僕僕,也要趕著去望彌撒,唱聖詩的主因。

作畫也是取悅上帝的一種方法,這是多美麗的性格與志向?是不是像極了《火戰車》裡面那位每次在田徑場上快跑的選手能夠感覺到神的喜悅一樣,運動或作畫的天賦都因神的啟示與祝福,願意一直為神而畫,那是多質樸的感恩之心呢?

神人交流之說,有點玄,但是點到為止,很美麗;不過,沙賀芬筆下的花花草草都另外洋溢著火焰般的熱情,難免引人好奇她的內心到底燃燒著多強烈的創作火焰,於是安瑪莉又問了一向單身的沙賀芬:「妳談過戀愛嗎?」

沙賀芬的唇角微微上揚:「有的,我們曾經論及婚嫁,可是,他求婚之後,就不見了。」這段自白,可能含著一段被人遺棄的碎心歷史,可能是一段突遭不幸的人生悲劇,沙賀芬沒有多做說明,她的眼睛和笑容,說明著因為曾經愛過,一旦把能量轉化成繪畫,火焰依舊狂猛,不管那是傷心或者痛心,不悔愛過,慶幸愛過,藝術雖然是「苦悶」的象徵,不傷怨自憐,格局才大。

只是沙賀芬畢竟還是凡人,經濟環境改善之後,她訂製了華麗白紗,也試圖買下豪宅,那些都是以前舉債乞食的她不敢奢想的夢幻,發達之後的揮霍,隱隱讓人覺得不祥,而且就在試穿白紗的時候,導演悄悄透過裁縫店裡的廣播讓大家聽見了不景氣的浪潮已悄悄襲捲了歐美,肚子都吃不飽的人生,誰還有閒錢餘力來照顧藝術家呢?沙賀芬的悲與喜真的好像只有一牆之隔,隨時就會穿牆而來,再難閃躲了。

輕輕一筆,讓我們看見了時代與人性,看見了性格與命運,《花落花開》的「小處著手」有如精工刺繡,織成一張綿密的劇情織錦,讓電影更婀娜多姿。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大家的參與~
恭喜以下的得獎者唷~
別忘了到痞客邦來領取票卷唷!!

【花落花開】電影交換券1張X20名。
以下為得獎名單

ahang106
evilrock
hellomoni
jane1391
k573869
mark0926
metalrock
nanakolin
online666
pooh73612
powergen
redbull48
sadyume
sam7616
seraphkiller
soldoutcd100
tang7085
tina619
vania
yihung854015

領獎方式
現場領取
請於得獎公佈後至2008/11/14 16:00前,本人攜帶身分證明相關文件,於上班時間(11:00~18:00,中午12:00~下午1:30恕不受理)至PIXNET痞客邦(台北市民生東路二段149號6F-A)領取。
PS.領取時間超過恕不補發或寄送,謝謝各位!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關於美的必要距離 

 文/Gene - 包氏國際創意總監,《SHOP》總編輯,現居巴黎。《流行獨立:充滿偏見的巴黎時尚購物書》,是他的第一本書。

      就像一幅天真無邪的畫作。許多天才型的畫家在創作的時候,完全地將自己杜絕在世俗的標準和眼光之外,像小孩子一般地,不問為了什麼,燃燒所有原始的表達慾望在創作上。藝術家的天賦異稟和天真特質與社會標準規範保持的這種必要距離,卻相反地打破和觀賞者的距離,讓觀賞者找到自己的位置,經過每個人不同的個性,不同的方式,直接進入畫作裡的世界。我們可以常常發現,充滿學院理論的畫作,不管是精雕細琢,抽象異常,還是狂野奔放,有時候都不及一個三歲小孩所畫出的爆發力。那就是一種與所謂「應該」、「正確」,保持距離的美感。

        擁有這份距離是需要勇氣的。當我們慢慢地開始在做「正確」的事,慢慢地向「安全」靠近時,距離的美感就不再存在。與大多數人的思想保持距離,常常就會被人認為是瘋子。保持美麗是一條艱辛的道路,讓世人欣賞你真正的美更沒有百分之三十的成功率。所以我們常常告訴自己,算了吧,幹嘛那麼辛苦。就這樣,世界變得越來越無趣。  

      懂得欣賞你真正美的人大有人在,可惜的是,他們也都是保持距離的。欣賞你,讚嘆你,驚豔於你,但也在你最需要他的時候消失。一個真正懂你的人,並不代表他就是時時刻刻伴隨著你生命的人。好可惜。這樣一個關於珍惜「美」的美好關係,卻永遠有一個宿命的距離。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法國的一個小村莊Senlis,有一個默默無名又貧窮的中年清潔女工,叫做Séraphine,她打掃工作的地方,是一位來自德國的藝術蒐藏家叫做Wilhelm Uhde的渡假小屋。這位具有前衛眼光的Wilhelm Uhde,正是第一個買Picasso畫作的人,也是發掘大畫家Douanier Rousseau帶到巴黎藝術市場的人。Wilhelm Uhde聰明,有深度,很會做生意,極度纖細敏感,也在當時保守的社會中為自己的同性戀性向承受苦痛。在一個他討厭卻又難以婉拒的上流家庭晚餐聚會中,Wilhelm Uhde發現了一個繪在木板上的小型畫作,驚為天人,強烈地想知道畫的人是誰。在極力想奉承Wilhelm Uhde的女主人她藐視又不當一回事的態度之下,Wilhelm Uhde逼問出這幅小畫的作者不是別人,正是同時在自己家裡打掃的清潔女工Séraphine。Wilhelm Uhde與Séraphine的關係開始變得微妙,一種沒有性、沒有愛的尊重相惜。他要Séraphine不停地畫,他提供Séraphine金錢。Wilhelm Uhde不知道,在這之前,Séraphine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繪畫,他沒上過學,沒看過任何一幅藝術作品,她就是每天晚上在疲累的打掃工作後不停地畫,藉著她對上帝深厚的信仰,Séraphine邊畫邊唱著聖歌,試圖在殘破的閣樓裡得到上帝給予的一點點喜悅。貧窮的Séraphine過去沒有錢買顏料油彩,自己發明一套調製顏色的祕密,混雜從教堂裡偷來的燈油、祭酒、和肉鋪販剩下的血水,用手指頭當畫筆,畫出一幅幅天真,強烈,有令人屏息的作品。除了花草樹木,還是花草樹木,即使得到Wilhelm Uhde的金錢幫助下,Séraphine從來沒有改變貧窮作畫的方法,也沒畫過別的東西,然而每一幅Séraphine的花草樹木,都看到人類千變萬化的情緒和現象,一直到最誇張。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Wilhelm Uhde逃回德國避難,帶著他收藏的那幅Douanier Rousseau在當時沒沒無聞今天卻成為天價的叢林畫作在身邊,拋下Séraphine所有的作品在屋子裡。把他與Séraphine的關係幾乎了斷並且被遺忘。好幾年後,Wilhelm Uhde回到這裡,認為Séraphine已經去世的Wilhelm Uhde意外的在當地市政府裡的業餘藝術展覽中,看到Séraphine的畫。那是一個Wilhelm Uhde永遠不會搞錯的風格。Wilhelm Uhde來到Séraphine過去居住的閣樓門口。蒼老的Séraphine還活著,打開門,看到Wilhelm Uhde ,只說了一句:「先生,您回來了。」Wilhelm Uhde開始為Séraphine認真地規劃巴黎展出的計畫,從來沒有停止畫畫的Séraphine累積了太多超越過去的作品。Séraphine有生以來第一次知道將要被世人尊重的感覺是什麼,她把所有殘年的寄望都托在將發生的展出上,托在Wilhelm Uhde身上。Séraphine到她每天禱告的教堂向聖母說:我準備好了。然後把聖母雕像全身塗成鮮紅色。眼看展覽就要成形,紐約華爾街股市崩盤,歐洲連帶出現經濟危機,Wilhelm Uhde的藝廊生意也難保,必須停止提供Séraphine金錢支援,更必須取消所有的展出計畫。Séraphine穿著用Wilhelm Uhde所給的金錢去定做的新娘禮服,走在街上,分發著她用Wilhelm Uhde給的錢所買來的銀器家飾給鄰居。她被全村人認為是瘋子,被村人送到醫院。之後Séraphine在女瘋人院老死。

      Séraphine一直沒沒無聞到今天,留下大量生前創作的大師級作品,一種無法被歸類的、帶有中古世紀氣氛的「前衛—天真—表現主義」風格。這位後來以村名被叫做Séraphine de Senlis的Séraphine,一直與讓她「發瘋」的知音恩人Wilhelm Uhde無奈地保持距離,一直與藝廊、收藏家保持距離,一直與我們的藝術知識保持距離。法國電影導演Martin Provost把清潔婦女才畫家Séraphine與世人的距離拍成電影,飾演Séraphine角色的才女演員Yolande Moreau猶如被Séraphine附身般的演技,也因為這部電影獲得了凱薩大獎,影片並剛在今年十月推出院線。歸功導演Martin Provost發掘這個連世界級大收藏家、頂尖美術館策展人都不認識的鬼才女畫家,將Séraphine生前故事拍成電影,巴黎Le musée Maillol美術館同步於現在籌辦了有點為時太晚的Séraphine de Senlis完整展覽。不過,這些太晚的發掘仍是讓Séraphine不與藝術史保持距離的新希望。

本文轉載自 第26期 AANGEL 2008年11月號 『一個關於美的必要距離』文/Gene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孤獨綻放的花朵 - 薩賀芬(Seraphine de Senlis) 文 / 鄭治桂

  如果女人的生命像花朵,在花園裡,在原野中,每一朵都有屬於她的季節,等待她盡情的展露繽紛,吐露芬芳;即使在最幽僻的角落裡,也會有向晚的片刻陽光,照亮那陰影裡的世界;最卑微的花蕾,也有上蒼的憐愛,賜予她綻放生命的華美時刻,希望那一刻來臨時,她能夠被看見。

  就像桑利斯的薩賀芬(Séraphine de Senlis),終日沉默不語的清潔婦,花期已過的中年未婚女子,曾經有過愛,甚至婚約,卻在男子不告而去之後,從此不再有愛情。形貌魯鈍而亂頭粗服的她包裹著敏感而脆弱的心,總是把讚美聽成嘲笑,彷彿她唯一的優點就是勤勞與忠誠。

  白日裡,她像個無聲的影子,終日在鄉居主人的別莊廳堂與庭院間勞作穿梭,在廚具與掃帚之間揮發著她的時光;夜裡,黑暗的溪床上尋覓著她的奇怪素材,或是孤獨的在野地裡檢拾葉片與泥土,她像側身俗世人群中的異教徒,秘密著的從事屬於自己一個人的,似乎羞於啟齒的儀式:畫畫 - 造出一個充滿著自然形象和想像力的奇幻世界。直到某一天,遇見一個紳士,將她驚為奇才,恍然看見另一個盧梭(Henri Rousseau),那可是連畢卡索(Picasso)都要讚嘆的素人畫家。那一年,薩賀拉,將要五十歲。

  德國紳士威廉伍德(Wilhelm Uhde)開始收藏薩拉芬的畫作,加入他已有的包括盧梭作品的素人藝術收藏。那雖然還是二十世紀出頭,威廉為報刊撰寫畢卡索評論的時代,立體派(Cubisme)和野獸派(Les Fauves)早已開始猖狂放肆,大談藝術的實驗與創新;甚至,沒有受過繪畫訓練的業餘畫家 - 素人,以其天真(Naive)與清新而被欣賞,被鼓勵去畫出原始的感受與自我。

  薩賀拉,一個四,五十多歲的胖婦,時常獨自一人,越過原野,穿過森林,登上草坡,像孩子一樣爬上大樹幹上遠眺,眺望什麼,沒有人知道;或是鑽入低矮的大樹之傘,尋找庇蔭,沉思什麼,也沒有人知道。電影的動人之處,常在劇情之外的無言意象,猶如繪畫。

也許她就這樣寄託著閒暇時光,繼續留下想像的圖畫記憶,但德法之間的戰爭(1814-1818),迫使威廉離開法國,留下已被鼓勵綻放自己的薩賀拉,孤獨的,但繼續畫下去。

  薩賀芬把自己關在門後安靜的世界裡。沒有人,能進到她的世界裡,沒有人聽得見她的聲音。而她的畫,是那樣令人驚異的美,如山谷花朵的炫彩,如黑夜溪床底擺動的神秘水草,如草原上孤獨承受風雨的的大樹,如大樹上開滿繁花的不可思議。誰又來敲開她心中的門扉?

她終夜唱著不成調的歌,彷彿回應曾聽見的天使聲音,用筆,也用手,沾著顏料,盡情的畫著。忘記了整個世界,世界也早忘了她,但威廉卻沒有忘記桑利斯的她。大戰之後,威廉回到法國,重返桑利斯,在小鎮裡的畫展裡看見大樹仍舊開滿了神秘而狂艷如眼睛的花朵,才知道那昔日的賞識,真正鼓勵了薩賀芬的創作。當威廉叩門,鄰人眼中瘋狂作畫自閉的薩賀芬,才露出了靦腆而天真的欣喜笑顏,再度打開了她的心扉。威廉的歸來,不只是她重獲知音,重得一份友誼,也許還有內心的語言終於能被聽見的期待成真,相信自己終究沒有被遺忘的感動。

  平凡的人生,一朝起了變化,從聽見天使的聲音的啟示開始畫畫,到人間知音的出現,就像燃起生命的火種,不能再熄滅;生命的慾望一旦被喚醒,再退縮的靈魂都會變得敢於期待愛與無條件的了解。

  我們在初次知道她的名字的二個小時之內,透過電影,了解了她的一生,而對她的畫卻知道的那麼少;對於許多名家如畢卡索,莫迪里亞尼(Modigliani),我們倒是常看見他們的畫,若非電影,倒也未必清楚他們的生平。

  飾演薩賀拉的尤蘭達(Yolande Moreau)也曾在<真愛滿行囊>( Je m'appelle Elisabeth, 2006)片中,飾演精神病院院長家裡收容的憨傻女僕,沉默無語的她和天真的女童有著深情交流的無聲對白。無聲的語言正是這位不以容貌取勝的演員蘊蓄著生命熱情的表演魅力,而陰影中她卑微的背影,都有著引人注目的戲。她那渴望了解的靦腆眼神和她熱切的激動情緒,都在她不善言詞的笨拙身體姿態中,拉鋸著著遲疑的表露與失控舉止的極端,而蘊蓄成一股不得不發為藝術的衝動。

  她從不容易相信讚美,到死心眼的期待威廉為她實現辦畫展的承諾,到因為時局不佳畫展延期時的落空,甚至開始疑心威廉不再喜歡她的畫…。情緒的衝擊由信任與依賴,震盪為憤怒與失望,終至失去理智,進了精神病院,再度關上心內的門窗。

  素人的世界,樸質卻古怪,孤獨而自我;天真卻又偏執,自閉而感覺開放,沉默而專注的他們,不善表達的言語,誰來了解?也許從繪畫來閱讀她的心聲,驚艷於她的才能,但她的情感世界,誰來聞問呢?當人們問起她是否曾有過愛情?曾有過一段沒有結果的愛,她說:「畫畫時,我以另一種方式去愛」。

  拍照時雙眼不看鏡頭而望向天上的她說:「天使給我靈感」,是天使引導她去畫畫;對於畫畫,這樣超過她理解的啟示,教她仍帶著些的莫名的不安。但當威廉開始支付每個月的買畫錢,她卻幸福的採買美麗的家飾餐具,原來終日為富人擦拭銀器燭臺抹洗餐盤的她,也有擁有這些的一天。從餐盤與家具,到尋訪大宅屋舍,甚至走進婚紗店訂製禮服,這不是任何一個平凡女人都有權利作的夢嗎?買屋,婚紗的錢?「帳單,寄給伍德先生」!答應每個月會給她一筆錢,並允諾為他辦畫展的收藏家,就算沒有眼前經濟上的難局,會為她想像的幸福買單嗎?

  導演馬丁波渥斯(Martin Provost)避過直接詮釋薩賀拉和曾表白不可能跟女人結婚的威廉,兩人之間,愛情的可能。但異性之間的相知,超乎一般友誼的激賞,可能避免幸福與愛情的想像?紳士威廉把薩賀拉視為心靈的友人,輕易的跨越貧富愚智的階級鴻溝,他的修養是非比常人的;薩賀拉接納的卻是這世上唯一的讚美,是讀懂她的內心獨白,她無聲的語言;藝術,能強大到支持孤獨的生活,卻脆弱的經不起知音不再青睞的疑心。因為啊,藝術的語言,最是無法遮掩的表露,它承載了脆弱而巨大的感動,與牽繫著對方眼神的不確定感。薩賀拉的故事,並不只是一個半瘋的奇特女子,她藝術生涯的縮影,它或許也是所有心靈敏銳而脆弱的人,渴求「唯一」知音的故事,像薩賀拉遠遠的走過山坡去擁抱一棵她的大樹。

  失望之後的隔日清晨,薩賀拉著上她的婚紗,抱著她的幸福燭臺與銀器餐具,赤足走出門,沿街逐門放下她的希望象徵,口中喃喃自語「這是我的血」,在悚人的感覺中,彷彿令人恍然想起:藝術家不就是獻出他們的心血當成禮物贈送給世人嗎?不管人們接不接受,也許當她是個無害的瘋子。

  這世界帶給人們歡樂的藝術家很多,但有的卻顧不了那麼多,他們只是表現毫不修飾的自己;驚異的人們,即使沒有威廉的慧眼,也會逐漸知道那些是人類真摯靈魂,而最終會驚訝那個世界的奇妙與天真,曾經一度降臨在世間的某一個角落。

  如果能夠,就讓她仍舊活在自己寂靜的世界裡多好!不要驚擾她原本封閉卻寧靜的世界,然而花朵終究要謝落,怎能錯過屬於她綻放的季節呢?

  她的一生是如此單純,如花朵孤獨的開落,沒有帶來太多的激情與奇遇;電影散場後,心裡卻結了一塊化不掉的什麼,令人不禁同情起薩賀芬來,但她終究綻放過奇異的色彩,而平凡的你我又能真正的活出什麼呢?

鄭治桂(大學藝術教師) 2008/11/03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喜歡《花落花開》的海報與片名,因為電影的精髓都已收納其中。

我們常常以貌取人,美麗讓我們停留,醜陋則讓我們轉身閃人,渾不知其中有著更美麗的花朵。   

馬丁.波渥斯(Martin Provost〉執導的《花落花開(Séraphine)》就是一部常會被人忽略的作品,因為外貌乍看平庸,細看才知內涵厚實,每個轉折都讓人心悸心動。

《花落花開》的女主角沙賀芬.露薏(Séraphine Louis)是一位中年年紀,身材臃腫的平常女子,電影一開場就是她拖著肥胖的身子,蹣跚地走過積水的地面,趕往教堂做彌撒,一身灰藍素衣,一襲深藍格子披肩,她的人生就像衣服的顏色一樣暗淡。

因為胖,因為行動急,你彷彿感受到沙賀芬的身上正在淌汗,彷彿也聞嗅到她來不及清洗更衣的酸汗味,但是她虔誠地跟著唱詩班唱著聖詩,一如你在每個廟宇香爐前都可以看到的嘴裡喃喃有詞,對著神明頌禱的婦人。

然後,她到鄰人家幫傭,悶不吭聲地做著所有下人該做的廚役雜事,盡心盡力地用刷子刷著地板,汗水與塵漬同時堆疊在她臉上,她的身份和尊嚴一如她趴在地上的高度。
 

導演的第四個鏡頭則是讓她行過郊野林間,風在吹,在林間呼嘯,草在晃,鳥在鳴,地點是二十世紀初年還未現代化的巴黎近郊桑利斯,沙賀芬走近大樹,竟然就奮力攀上了樹枝,坐在樹腰休息。

以上就是《花落花開》的開場四場戲,不太吸引人,是不是?沒有耐心的影迷,不明就裡,也懶得關心貌不驚人,甚至身材也太過龐大魁梧的這位歐巴桑,淺嘗了一下淡而無味的前菜,就懶得再看下去了,殊不知卻可能錯過了一道後勁甘醇的美味大餐。

這四場枯淡前戲其實是《花落花開》非常必要的開場白,不如此,不足以顯示她的平凡,不如此,不足以對照她的潛力一旦激發出來時的熱情,因為沙賀芬一生都是這麼平凡不惹人注意,然而後來卻成為法國畫壇知名的素人畫家,死後三年才有了第一場個人畫展,位處邊緣,被人忽略,就是她傳奇人生的簡明註解。電影選擇了讓 人不想多看一眼的人當主角,又要如何吸引觀眾屏氣凝神多看兩眼呢?

 魅力出現在她開始畫畫的時候。沙賀芬只能靠勞力賺取微薄的生活費,到處舉債,卻見人就躲,因為大家都會向她討債,內向自閉的她,偏偏就愛畫畫,因為太窮連顏料都是她在廚房、教堂等地搜刮的麵包屑、肉汁和蠟燭攪拌而成,沒有畫筆工具,她就用手指沾著顏料作畫,一旦畫作完成,她一定會高唱讚美詩,感謝聖母和天使 的引領守護。

所謂的素人畫家都是無師自通的純樸創作者,不懂繪畫技巧,只靠內心的衝動,就開始作畫,不求聞達,因為繪畫本身就是最大的滿 足,為自己而畫,為聖母而畫,其實也就是獨居的沙賀芬唯一的生命樂趣。因此,鑑賞家的慧眼,就攸關素人畫家能否崛起,《花落花開》的故事焦點就在於沙賀芬幫傭的那間豪宅來了一位德國房客威廉.伍德,他是知名的藝術收藏家和評論家,文件匣中就有著畢卡索的「吻」炭筆素描,亨利.盧梭(HenriRousseau)極富異國情調的夢幻畫作就隨意插放在他的書房畫架中,因為他是史上第一位收藏畢卡索,也是率先發掘盧梭的知音。

一開 始,沙賀芬和伍德只是主從關係,沙賀芬負責清理打掃房間,順便再替伍德沏壼茶,沙賀芬讚賞伍德的書法有神,也知道他的收藏極豐,卻從未想過拿自己的作品給伍德品鑑,她沒有奢想,更沒有期待,但是她偶而會對伍德說:「悲傷的時候,我就會走進樹林,聽風聲,再和樹、鳥和昆蟲對話,我的心情就好了。」她是這樣容 易滿足的平凡女子,但是伍德在偶然的機緣下看見她的畫作,立時驚為天人,不但出錢收購,還要她不再洗衣刷地做僕人,「妳有天份,妳要專心去創作。」


只是,沙賀芬一生坎坷,才遇上知音伍德,歐戰就爆發了,伍德狼狽逃回祖國,沙賀芬繼續在艱難的亂局中埋首作畫;戰後再相逢,沙賀芬確實很有機會擺脫窮困窘境,但是卻又遇上了世界性的經濟蕭條不景氣,畫賣不出去,她的莊園和白紗夢亦都不能成真,導致精神躁鬱,老死在療養院中,電影的最後則是她重新走回那顆大 樹下,迷夢醒夢,花開花落,人生有了一個憂傷但不沈重的結語。

《花落花開》最吸引我的地方就在於法國女星尤蘭達.夢露(Yolande Moreau)飾演的沙賀芬.露薏,看似相貌平平,體態癡肥,但是倔強與癡迷的生命態度,卻像個看不見的磁鐵,穩定且有力地釋放能量,逐步吸聚著外界的關切目光與親近的期待,所有的坎坷與誤解可能都與她的外貌與出身有關,但是熱情能量與才華卻是短暫人生最能寫下不同華彩章節的能源。尤蘭達忠實於沙賀芬的出 身與教養,她的癡迷不免讓人心驚,偶而掠過的一抹微笑卻讓人有天公疼戇人的開心震動,她的歌聲有著信徒的虔誠,她的狂吼卻也讓人聽見心有未甘的惆悵抗議。

從頭到尾,沙賀芬都只是一位「素人」,但在極素的陰暗世界中卻有藤蔓枝椏從她的花朵中伸展蔓延開來,《花落花開》是一部充滿意外的作品,一如只看沙賀芬的畫作,你很難想像那是從多苦悶窘迫的心靈世界裡激盪而生的生命詠歎調。

本文轉載至藍藍的 movie blog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