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嫌豬手事件簿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本刑事案件定罪率高達99.9%,這是多驚人的數據!「證明有罪之前皆無辜」的觀念已嚴重走向「受審者皆有罪」的偏鋒,這樣不公義的事確實天天都在發生! -紐約電影節


從你上一部片《我們來跳舞》(Shall We Dance?)到現在已過了10年,為什麼過這麼久才拍新電影,而且如何想到要拍這樣的題材?

事實上,在這十年間我有持續研究其他三個主題,但很不幸都沒拍成。【嫌豬手事件簿】是我投入的第四個主題,我共花了六年半在這個議題上,這是我直覺一定要拍的題材。一切開始於一則報紙新聞,一個上班族因為電車性騷擾被逮捕,初審被判有罪,然後他接著上訴,那篇新聞講的就是高等法院推翻了初級法院的判決。一切都從這篇報導開始。令我吃驚的是,很多被指控為色狼的人即便真的清白,最後仍是被定罪。當然他們被判有罪單單是根據受害者的證詞本身,通常沒有具體的證據。我對這樣的事實感到訝異,對此抱有很強烈的感覺。當然,很多誣告發生在法庭上,不只是電車痴漢事件。事實是99.9%的定罪率,意味著法院只是宣告被告有罪的地方。這就是日本審判制度的問題所在。

 

有人說社會議題電影在日本很罕見,這是真的嗎?若是如此,你覺得你的電影會是新趨勢嗎?

其實我覺得這種說法不正確。在日本有許多電影都在處理社會議題,然而很多都沒在票房上獲得成功,一直到70年代日本還是拍了很多社會批判電影,但之後也沒能在商業映演上取得成功。【嫌豬手事件簿】很明顯就是一齣社會劇(social drama),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社會劇導演。


電影中的對白很精確,是不是所有對話都取自實際的審判紀錄?
  我到法庭旁聽審判約有200次之多。電影中的大部分對話實際都來自我的筆記。我真的很想藉此傳達日本刑事審判的現狀。如果有觀眾稱讚電影的對白很棒,我真的很慶幸遇到了很棒的譯者(指電影字幕)。

 

您如何藉著電影中的兩性關係和女性角色(受害人、被告母親、被告前女友)反思日本傳統男權文化?

在某種層面上,我怕女性觀眾可能會不喜歡電車性騷擾議題的電影,而且還涉及誣告。被誣告的被告身邊也都有女性。被告在電影中有前女友和母親,在受害人和被告的週遭都有女性存在。一旦審判開始,每個人都和事件相關。這是我想拍的一個點,一旦審判開始,審判便跟每個人有關。沒有所謂真正犯罪的罪犯。當然,我也覺得我必須結合女性觀點,這就是為什麼會有女律師角色的原因。

這部電影真的無關性別。它真正是在講審判的過程。我可以拍謀殺案或搶劫案還比較簡單。我會選擇電車痴漢的主題僅僅因為這樣的罪行可能在任何時刻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當然這在日本很常見,每天都在發生,而且有很多很多受害者也懶得上警局,任何一般日本男子都可能被指控為色狼,任何女性或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我想強調,這真的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這就是我要連結觀眾跟這部電影的地方。

 

電影裡在有警察的場景中都有很強烈的光影對比,而且景框很緊,然後有大量的攝影機運動。你能談談電影的拍攝手法嗎?

我特別為電影的議題選擇了這種風格。我通常喜歡固定鏡頭,不喜歡移動攝影機。在法庭中,我試著盡可能保持固定鏡頭,如果攝影機必須移動,我會以一種非常平穩的方式動它。一旦鏡頭到了法庭之外,我會試著用手持攝影。

 

怎麼想到找加瀨亮當男主角?

在很多電車性騷擾的案子當中,被告都是上班族,上班族顯然會因此付出很高的代價。在這部影片中,我希望觀眾注意到審判和訴訟程序,所以我選擇了一個沒什麼現實包袱的年輕人。當初加瀨亮一來試鏡,我馬上知道本片的主角就是他。我試鏡通常都不相信直覺,但這次情況特殊,我很清楚知道加瀨亮正是我心目中的男主角。他在電影中演戲,但對我而言,電影主角幾乎就是瀨亮本人。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寧可放過10個壞人,也不要冤枉一個好人。」這句話你同意嗎?也許有人會說,怎麼可以讓壞人逍遙法外。但是,如果你是那個被冤枉的好人呢?是否會有不同的答案?

S#062-058.jpg  

    本片男主角徹平是個平凡的日本年輕打工族,一人隻身住在大城市東京的小公寓裡,到了26歲還沒有份正式的工作。某天,學長介紹他一個難得的面試機會,可以進入人所稱羨的大企業工作,但就在前去面試當天,在擁擠的電車上,被一個女學生指控對她性騷擾「摸她屁股」,不但好不容易得來的面試機會泡湯,更因此捲入一場司法案件,改變了徹平的一生。

    影片一開始,主角徹平被警察帶回警察局後,偵訊警員即粗魯的以恫嚇脅迫的方式偵訊他,檢察官亦抱持敵意,只想讓徹平儘快認罪罰錢,好把案件迅速結案,儘管徹平辯稱自己的無辜,並指出案發當時有位女性目擊者特地跟隨到車站辦公室解釋徹平根本不是性騷擾的加害人,但警察和檢察官不但根本不理徹平的說詞,去尋找那名可能做出有利於徹平證詞的女性證人,甚至連製作筆錄時,也沒有將他所說有利於自己的證詞記載在筆錄中。徹平堅持自己沒有做,寧願被起訴也拒絕罰錢了事,如同一般普羅大眾,相信司法終會還他清白,但卻因這個堅持讓他被羈押了整整四個月。然而,這樣的堅持與信念並沒有帶來善果。在冗長的訴訟程序中,徹平的案子因法官調任更換承審法官,新的法官在司法系統高定罪率的壓力下,幾乎是以推定有罪的立場進行審理,憑主觀印象任意判斷,一方面對於徹平不利的證據一律採納,縱使證據有瑕疵仍不願排除或至少繼續調查,另一方面卻想方設法以推論方式否定對於徹平有利的證據,最終仍然判他有罪處罰三個月有期徒刑。影片最後以徹平上訴至日本最高法院作結,但沒有說明上訴結果似乎也暗示他最終仍無法平反冤屈。

    無論東西方,描述法律、法庭的電影、影集不計其數,但卻少有像本片這樣的寫實直接。日本和台灣法律制度及社會觀念相近,如本片劇情的真實情節,亦在台灣社會上演。喜愛良善厭惡邪惡是人的天性,所以當一個人被貼上某種負面標籤(例如涉案被告)時,我們習慣性地敵視他,否定他說的話,用主觀的角度去評價他。然而,如同本片主角徹平最後的獨白,真正明白他是否有做的人只有他自己,法官無論再優秀再公正也並非是神,無法知曉全部的事情,更別說身為人就多少會有的主觀意識,而判斷錯誤的結果,便是使無辜的人遭受莫名的處罰。所以,所有保障人權國家都把無罪推定原則當作刑事程序的基本原則,證明被告有罪必須通過嚴格證明達到沒有任何合理懷疑的程度,在此之前,都應該推定他是無罪的,也因此在訴訟法中設立了許多保障被告程序權的相關制度,藉以平衡前面所說的主觀意識。或許有網友會說:這樣的制度設計會讓真正的壞人有機會因沒有足夠的證據而脫罪。但反過來說,相反情況便會容易造成像本片劇情類似的例子,讓一個像徹平一樣平凡如你我的人,無端捲入司法漩渦,在偏見的注視下被冠上他從不曾犯過的罪名。逮捕偵訊徹平的警察、起訴他的檢察官、判他有罪的法官,不見得是懷抱惡意,但以直接認定他「有罪」為前提立場來進行偵查審判的結果,便是使一名無辜的年輕人一生改變。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寧可放過10個壞人,也不要冤枉一個好人」,電影一開始便出現在螢幕投影上的這一句話,導演似乎有意要本片觀眾思考此句話?也許看完這部片後,你會有不同的答案!_______________李艾倫律師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009.10-021.JPG 

明明才跟佳映的Ken說了散場後要好好聊個天,沒想到片尾曲一揚起整場逐步累增的情緒已經幾近爆發,緊繃與氣憤之情實在令人一起之間無法堆起笑臉談笑風聲,於是假藉趕場的名義連只能搭載四個人的電梯都等不及便快速衝下樓梯離開。

前腳才剛踏出闊別十年的福相試片室(上一部是十分驚人的《傾巢而出》),嚴夏的午後陽光暖暖迎面而來心情卻在瞬間沈落,關於片長兩小時的劇情種種糾結於心迫使雙腳步步沈重。《嫌豬手事件簿》原來不如中文片名詼諧,被女國中生誤會為痴漢的男主角無法像日本喜鬧劇的常態那般大哭兩聲然後緊接一連串搞笑冒險就終結悲慘;一直等待笑點的結果只等來了竹中直人友情客串的那微妙幾秒,緊接而來便是引人氣憤、勾人鼻酸,乃至最後發人省思的陣陣衝擊。

整部片的場景幾乎不是在看守所就是在法庭,一場又一場的劇中庭頗有臨場感,對白之精妙令人不禁想起史上最省錢的科幻電影《這個男人來自地球》,靠著對白撐起如此高規格的片長,講述的內容涉及艱深法律,要不落入沉長冷場的說教已是不易,但《嫌豬手事件簿》不單做到,還讓這兩個半小時扣人心弦、餘韻纏心,雖然這樣的餘韻是沈重不舒服的,但也就是這樣才能迫使觀影人去正視那些問題。

法庭對一般民眾來說可能是一個評定善惡、制裁惡人或是申張正義之地,但對於如劇中主角這般蒙受冤屈的人而言,卻是一個因為法官一念之差便能平白毀掉其清白一生的刑場。我們常說公理自在人心,但人心是肉做的不免會有所偏頗,哪怕通過司法考試取得資格依然無法使人升華神;警察是人、法官是人,只要是人難免有所偏見,那就像戴上有色鏡片看人一般,即使近在眼前的是一片純白你也只會看到自己心裡預設的顏色。

適逢國內對於死刑議題爭論不休之際,身邊許多朋友各持不同意見。很意外大多數朋友都贊成死刑的存在,說是若沒有死刑便難以喝止犯罪的產生,然而當一問起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有權利去扮演這個定人生死的天秤時,所有人幾乎口徑一致的將這重責大任交予官員,平常貪污迂腐的官員們在這時突然神聖了起來,成了能辨善惡、能定生死,彷彿耶和華還未開口他們便能擲出最大顆的石頭,把坑裡那不知是有罪還是無罪的人砸死──並且得到眾人的掌聲,只因他們有擔當執行。

我等非聖人,對於死刑的存在雖也認為有其存在之必要,卻無法認同人類自行神格化的認為自己有權去決定另一個生命的存亡這檔事;講白了就是死刑有存在的必要,但卻沒人有資格去執行。《嫌豬手事件簿》雖然講述的是日本最普遍的電車非禮罪行,也許就如片中所說,那只是一個繳出五萬日圓罰款就可以輕易解決的是,但同樣的司法制度若套用在重刑嫌疑犯身上呢?即使是罰款就能解決之事,無罪者哪怕是摸摸鼻子自認倒楣都會留下一生的污點,更何況是那些也許是因為誤判而面臨死刑之人與其家屬。我真心由衷的希望所有贊同死刑的人都該去看看這部電影,讓它告訴你人類的司法體制是如何的僵化與不健全。

 

《原文轉載 胖狸貓換明太子http://fatracoon.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5.html》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日本,如果你犯了罪鬧上法庭,99.9%的機會你最終會被判有罪,哪管真正的你是不是被陷害,這就是日本現今司法的現狀。沒錯,日本法庭並非公審你是否有罪的地方,而是假定被審者乃犯事者而宣告如何制裁他們的地方。


S#107.109-018.jpg
於是,蟄伏十一年的周防正行正正針對這個司法制度的問題,再用上幾年前發生在日本電車上的真人真事,修成正果地創作出《嫌豬手事件簿》這套狠敲日本司法機關一把的佳作。

再者,另一吊跪之處乃,犯事者可以用承認犯罪後交予罰款後翌日獲釋,但拒絕承認者則被收監四個月,再循司法程予安排法庭受審,當中還未算及敗訴以及僱用律師的大筆費用,感覺上比真實罪犯更要受罪。難怪乎當無辜的加瀨亮問道於公眾律師,律師告訴他,你倒不如承認犯罪吧。不過加瀨被義正詞嚴的一句「我沒做過!」拒絕。

劇本很好,清脆爽快,沒有無無謂謂的枝節,一開始就入題,甚至省去交待多餘的人物關係、加瀨的生平、背景的場景。故事講及的是一宗電車非禮案,加瀨當時被擠在迫沙甸魚般的車廂內,後被女學生控告非禮。開頭收監、落口供的前前後後還有些場景切換,故事中段起場景都幾近集中於法庭上。一共上庭十二場,確實有點單一悶蛋,幸而每次都有不同引人入勝的關注點,感覺還不賴。亦有別於電視劇《壹號皇庭》般的婆婆媽媽。試想想如果如大眾看開的商業類作品,就會出現年輕熱向的辯護律師、外貌猥瑣又小人的檢察官等等的婆媽情形會怎樣?一定會大大破壞劇本的札實度。本片其中一項精采之處就是夠真。不是忠奸論成敗,而是寫實派,高度反映了真正庭上的角力和審判過程,一板一眼,令人深刻。

對於結局的無奈,顯然是正路但具衝激力量的唯一方向,但難免令人有一下心痛的難受。看到加瀨受制於司法機關的毛病,看到真相越辯越糢糊,又想到起首時的一句:「寧可放過十個罪犯,也不該誣陷一個無辜的人」,我不禁想到,公義何在,在昌明的現今,法庭就是否代表公義。公義,難道只存在於我們心間而已?

深度和札實無花哨的劇本,盡顯周防正行功力,是不錯的反映現實的佳作。當然,加瀨亮的表現亦值得嘉許,特別是他在庭上受問和表白的瞬間,演得十分有力量。

 

《原文轉載 4res/ Forrest Lau

http://the4re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082900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062-058.jpg 

一部條理分明、立論嚴謹的法律電影。寫實的法庭場景以及絕不刻板的演員表現讓所有坐在底下的觀眾都像是法庭的旁聽者目不轉睛地觀察這場官司的發展。沒有太多的情緒特寫,導演周防正行就像一位冷眼旁觀的第三者,用寫實的鏡位引導觀眾進入這場性騷擾官司。不用太灑狗血的劇情就足以讓觀眾對於法官屈服於社會輿論的懦弱與司法體制的鄉愿心態感到髮指與心寒。在平淡的寫實手法中溢出小人物憤怒力量的電影,十分推薦!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導演周防正行於一九九六年拍罷《大家來跳舞》後,便鮮有作品面世,相隔十二年的今天,他終於再以《嫌豬手事件簿》和觀眾見面,不過手法不再輕鬆,談的不再是幽默的愛情故事,而是嚴肅的社會問題。

S#027.29-051.jpg 

他以平實的影像控訴日本司法制度的不公、執法人員對公平應訊的漠視。 電影除為導演帶來日本最具權威的《電影旬報》十大電影第一位、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和最佳男主角等大獎外,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宣布二○○九年五月將開始落實陪審員制度,無疑更凸顯了電影的寫實性。

《嫌》片的故事是以加瀨亮飾演的青年金子徹平為主線,他為面試趕上一列擠迫的列車,正當他準備下車時,卻被一名女生抓著指他非禮,於是徹平被警察鎖上手銬。 在日本,由於社會偏向同情受害者,因此非禮案的認罪率高達99.9%,為免麻煩,就算沒真正犯罪的無辜者大都以付罰款了事,但今回徹平卻不甘就範,誓要討回他的清白,在漫長的七個多月裡,他接受了十多次沉悶而冗長的審訊。 周防正行表示,非禮已是日本的一個社會問題,但可惜無辜者卻因不公的司法制度而變得無助。 他就是被二○○二年一宗有關地下鐵色情狂的新聞所吸引,誘發靈感;該則新聞內容為:一名男子被指在列車內非禮女性,被警方羈留,事主的母親四出為他奔走,求替兒子洗脫罪名。

於是,周防正行開始蒐集日本法律、司法制度的資料,耗時三年,然後他寫下劇本,只用了半年時間便把影片完成。 電影把日本司法制度的僵化赤裸裸的給觀眾呈現出來,到底這個制度的功過如何,觀眾可以自行作出判斷。


【原文轉至http://movie.ifensi.com/article-172400.html ifensi粉絲網,片名更改為台灣上映片名"嫌豬手事件簿"】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一如往常搭上電車,卻在到站時被捕入獄

                                上車前,他只是個待業青年

                                             下車後,卻成了罪犯


 

 

勇奪30多項國際大獎               日本藍絲帶獎、電影旬報獎肯定                     最佳男主角 加瀨 
 

相已死,當無辜比有罪還折磨時…

「你剛剛摸我了吧!」一名女中學生從擁擠的電車追出來,拉住正要趕往面試的今子徹平,一口咬定無辜的他就是電車痴漢!一頭霧水的徹平無端被警方拘捕到案,身陷令所有日本男子都懼怕的「痴漢冤獄」。接受調查時,徹平否認莫須有的罪名,但刑警卻勸他私下和解賠償了事。徹平為了捍衛自己的清白,即便只有01.%的可能,也拼命否認指控,和荒謬的司法制度對抗到底。徹平的母親和好友為此四處奔走尋求協助,適時遇上資深律師荒川正義和年輕女律師須籐莉子伸出援手,一場搶救無辜者的訴訟與審判就此展開!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