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愛情對白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鑑定情感的真偽,描繪相愛的初衷 

 「如果我們更包容對方的缺點,就不會這麼孤單了」--《愛情對白》畢諾許釜山1.jpg

 每年亞洲最大的電影盛會釜山影展都會吸引全球各地的電影明星、導演、電影工作者以及上萬的外國遊客參加,許多電影在影展裡首次曝光,躍上國際舞台今年南韓第15屆釜山電影節揭開序幕,現場眾星雲集,憑著《愛情對白》拿下今年坎城后座的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特別排開所有的行程來到釜山宣傳,對亞洲的影迷們展現十足的誠意《愛情對白》十一月即將在台灣上映,我們要訪談這位法國國寶級影后前,她還特別陪釜山觀眾再看了一遍《愛情對白》,重新讓自己進入電影中的狀態儘管滿檔的行程讓畢諾許看起來略顯疲憊,依舊不減影后的魅力,親切跟敬業的態度讓我們更能輕鬆的貼近。她侃侃而談這次與伊朗導演阿巴斯的合作,也表達出對亞洲市場的重視。

 

原版?拷貝?《愛情對白》就是所有愛情故事的原版

 

很多人看完了《愛情對白》都會對電影中男女主角的關係有著疑問,他們究竟是夫妻、離婚的夫妻還是舊情人,曖昧的對白讓人臆測著這段關係,相信很多人問過畢諾許這個問題,她笑著說其實她不想為觀眾下任何確定的答案,連導演阿巴斯當初也並沒為角色確立關係,故事要探討的只是個人對於真假的認知進而延伸到感情。英文Certified Copy字義上是被公證過的仿品,既然是拷貝的,為何會被認定為真品?真偽又如何去定義?套用在感情上,發生關係就是真感情?沒有結婚難道就是假感情?畢諾許說:「主角在故事裡要表現的就是最原始的愛情,情感跟關係的認知。他們像是不熟識的,一個美好的午後,從開始認識,彼此分享看法、情感,到最後不合結束,把各自的想法跟過去的關係投注在現在的關係上,似真似假,時而配合對方演戲,有時在演自己。」《愛情對白》像是每段關係的縮影,把男人女人最原始對愛情的冀求跟渴望用簡單富有深意的對話表達出來。和現在時下的速食愛情相比,成熟的男女輕易地就可感受電影中所要探討愛情虛實的意味。

 

茱麗葉畢諾許驚訝的表示:「在拍攝之前,我已看到電影的全貌」

 

電影裡以邊講對白邊走位的方式拍攝,看似隨性,對白卻都充滿意思。比如影片後段女主角坐在旅舍台階上那場戲,詹姆斯(James)問她是否腳痛,說「早知道就不穿這雙鞋了。」,這部分直接讓人聯想到英語常說的In one's shoes,好像說「早知道感情會走到此,當初就不要這樣執著。」聽說畢諾許不喜歡預設表演,有很多戲是現場激盪出來的嗎?畢諾許表示這次和阿巴斯的合作很特別,他是個重視細節的人,每次當她到了現場準備時,阿巴斯早已跟助導及工作人員把走位跟現場都準備好,並且進行了很多次的演練,當演員一到,阿巴斯清楚的讓演員看到他的想法跟拍攝走位,他要演員只要專心的入戲,進入角色即可拍攝。畢諾許更直接的說「在電影拍攝出來前,我早已看到了電影的全貌,這真是令我非常驚訝的經驗。」

 set  215 - AK.JPG

與兩位導演的合作激盪出最完美的拍戲經驗

 

《愛情對白》是畢諾許親自向阿巴斯毛遂自薦,阿巴斯花了十年親自為量身打造的電影畢諾許也曾說過她最愛的兩個導演是阿巴斯與台灣導演侯孝賢,合作過《紅氣球》跟《愛情對白》,跟兩大導演合作,她有不同的感受。談到一開始對於阿巴斯的要求,感到非常大的壓力,他要她釋放出自己最原始的情感,用心進入角色的心情,而不是用演的。「開始時,我都覺得有點困難,演員就是在演戲,但他不要我是在演戲,要我放肆的表達情感但又要控制情緒,《愛情對白》裡的角色很壓抑,我怕情緒會突然失控。阿巴斯要求很高,但卻挖掘出我另一種表演靈魂,把我最富女人味的情感拍出來」對於侯導,畢諾許:「對於表演,侯導要求展現角色的狀態。他經常在現場親自動手調整道具的擺設,營造出他要的氛圍,誘導演員呈現角色的本質,演出時感受不到攝影機給的壓力,演員有著極大的發揮空間。《紅氣球》可說是我在表演經驗上的分水嶺。」畢諾許對兩位導演的崇拜跟感謝之情溢於言表。

 

過去影后也曾迷失 現在只想專心演好戲陪家庭

 

茱麗葉畢諾許因為《愛情對白》摘下坎城影展的最佳女主角,曾榮獲「世界三大影展」最佳女主角與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等多個獎項堪稱法國國寶的畢諾許從影已超過二十年獲獎之多及獲獎率之高在法國女星中可說是無人能及,九零年代的她跟現在比起來,有什麼改變嗎?畢諾許謙虛的表示自己也曾迷失過:「當年因為《英倫情人》拿下奧斯卡獎時,我迷失了,之後演了一些不適合自己的電影。演戲是我賴以維生的工具,現在我很清楚知道自己的本分,希望藉以跟不同的導演的合作,拍出更多元的電影風貌。這時的畢諾許沒有影后的架子,就像是一個專業的演員,善盡本分,自信且直率。談到愛情,影后也曾經是個以愛情為中心的女人「我也曾經像《愛情對白》裡的女主角,意氣用事,執著感情,隨心所欲,但是我現在更想把重心放在家庭。」隨著歲月跟經驗的累積,現在的她認為自己更成熟了,只想花多些心思在自己兩個寶貝孩子和熱愛的電影工作。

 

短短的二十分鐘訪談,看到了一位影后的自信跟成功的原因豐富的演出經驗透露出年齡,但卻看不出歲月在她臉上爬過的痕跡,還是像當年新橋戀人裡的富家女,迷人而純淨的臉龐,散發出清新的氣質,不同的是她理性和從容的姿態,充滿熟女的睿智氣息跟迷人魅力。知道我們是來自台灣,她靦腆地一直跟我們說抱歉,因為《愛情對白》即將在台灣上映,金馬獎多次邀請她來台參加,但工作滿檔以家庭為重心的畢諾許,一邊婉轉拒絕一邊跟我們聊起這次的釜山行,兩個禮拜的遠行令她非常想念她孩子。儘管這次與金馬無緣,茱麗葉畢諾許無疑在台灣影迷的心中就像是法國電影的女神代表,愛看電影的人又怎能錯過她呢 

《本文原刊載於2010年12月ilook雜誌》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馬影展頗受好評的 茱麗葉畢諾許【愛情對白】即將在

台北- 光點、國賓長春、信義威秀隆重上映,除此之外,南部的朋友們有福了!

高雄大遠百的威秀影城也同時上映!北、中、南的朋友們!一定要大力支持!!!

愛情裡,我們不是專家,請到兩位網路作家,看完愛情對白,他/她們有話說~

picx_fcfr1102077308.jpg 

在《愛情對白》裡,他/她有話說

男方代表:網路知名愛情作家H

玩媒體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雅虎時尚專欄作家 

 

   「愛情對白」是一部從頭到尾妳都看得懂的藝術片,但是到了最後,妳可能會不了解,這電影想要訴說的點為何。

男主角出了一本書,來到了義大利。這本書的概念,在於說明真正的藝術品,和仿製的藝術品之間的差異性,對於男主角而言,他認為這事情並沒有差別,好的仿製品,和真正原創的藝術品,基本上有著相同的藝術價值,只要人們,換個角度去思考就可以。女主角茱麗葉畢若許,是一名住在義大利的藝術品收藏者之類的人。

兩人一見面之後,就開始了一整天的義大利之旅,但是途中,兩個人有許多的對話,從藝術品的真偽,一直扯到了男女之間對愛情的看法。

特別的地方在於,一開始對觀眾而言應該是第一次見面的兩人,中間卻似乎彼此扮演起了兩人愛情另一半的角色,一直到劇終,兩人的關係,依舊耐人尋味。

看起來,電影很簡單的在訴說著男人對愛情的理性,女人對愛情的感性。然而,就以真偽藝術品這件事情來說,男人可能更多了點感性,女人可能更在意了原創。事實上,所有愛情都不過是種投影,都是自己心目中原創愛情的投影,投射到另外一個人身上,也因此,究竟要追尋是否是自己心中最理想的那個人,還是說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都可以看到最理想的愛情,也端看了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而異。

「愛情對白」精采的地方,在於女主角那時而現實,時而想像的演技。因為在這種藝術片當中,要將那不合邏輯,或者是沒有絕對關聯的對白,適度的加上情緒,讓觀眾看起來既投入,又不突兀,那真的不是一般演員可以作到的事情。

當然,正如片名所言,電影裡面對於藝術品,甚或者是男女間,或者是人生中的許多對話,都在每個美麗的鏡頭後,令人回味不已。

把每一個場景分開來看的話,雖然背景是在義大利,但是那些男女相處的橋段,卻是可能發生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而導演特殊的拍攝手法,將短短的一天,拍出了男女間幾乎有可能發生的一輩子,值得玩味。

「愛情對白」-我不常推薦的藝術片,推薦給大家品嚐。不要試著去了解,只要學習去感受電影中的每一句對白,每一個鏡頭,即可。

-------------------------------------------------------------------------------------------

女方代表:時尚戀愛話題作家 密絲飄

玩媒體/MSN女性時尚戀愛頻道/姐妹淘網站作家

 假設一對情侶的約會行程,是下午相偕去看藝術展,晚上到高級餐廳吃飯。

 他們約會間的第一次爭執,可能是女方在某一張畫像前佇立良久,而男方不耐煩的放開了原本牽著的手,向前走。

女:「你為什麼不等我?」

男:「我只是覺得很無聊。」

女:「難道不能等我一起嗎?覺得無聊你就甩開我的手……」

 他們約會間的第二次爭執,可能在從美術館驅車前往餐廳的路上。

女:「你為什麼都不說話?」

男:「我在開車。」

女:「誰說開車不能聊天?你是不是覺得跟我聊天很無聊……」

 他們約會的第三次爭執,可能在餐廳裡。

女:「等等我們吃飽飯要幹嘛?看電影還是逛街?」

男:「隨便。」

女:「什麼是隨便?我們難得約會,你卻這麼不耐煩……」

 男女之間,經常都是如此,即使女人慢慢學會,這些狐疑最好不要問出口,可是心裡卻始終藏著對愛的不確定,於是稍有風吹,女人的心就如草般劇烈擺動。

 在《愛情對白》這部電影中,彷彿可以感覺到女主角內心的傷痛,質問著他如果愛她,何以讓她如此卑微的乞討溫暖;可是,又彷彿可以想見男主角極度受不了的一翻白眼,抱怨「如果我不愛妳,何必要忍耐這些」的無奈。

 或許,這從來都不是愛不愛的問題,而是男人和女人對「愛」有不同的闡述,在雙方希望的「愛的形式」大相逕庭下,勢必產生的劇烈摩擦。

 如果愛情是珍珠,女人希望它可以放在貼身口袋裡,隨時拿出來擦拭觀賞、證明它依然亮麗如昔,

而男人卻嫌隨身攜帶太麻煩,習慣把它鎖在保險櫃,知道它還在就好;

 女人總是要問「你愛不愛我」、女人總是要問「你會愛我多久」、女人總是要問「你的愛有多深」……有時候女人一問再問,其實已經不奢求得到滿意的回答,只希望男人偶有幾次耐心的搓哄,女人之所以吵鬧,只不過是想得到甜蜜的安慰,女人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問「你愛不愛我」,其實,只是想聽男人說愛她。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