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 / 蘇士尹 

雖然很多人都會拿本片跟《斷背山》類比,或許在題材上是,但在表現風格上卻有很大的差異度(至少沒有激情的床戲);而它最吸引電影癡的地方在於導演的隱喻手法,很細膩,也很舞臺,但放在一個寫實手法的故事中,卻又不著於痕跡的美麗。

雖然很多人都會拿本片跟《斷背山》類比,或許在題材上是,但在表現風格上卻有很大的差異度(至少沒有激情的床戲);而它最吸引電影癡的地方在於導演的隱喻手法,很細膩,也很舞臺,但放在一個寫實手法的故事中,卻又不著於痕跡的美麗。

看過很多同志電影,床戲,幾乎是其中必要的存在。《他和她的情人》(L'Homme de Sa Vie),也並非沒有床戲,但卻不是放在兩個男主角費德烈(貝納恭朋Bernard Campan飾)和雨果(查爾斯貝林Charles Berling飾)身上,反而是費德烈和他老婆費德莉(蕾杜嘉Léa Tucker飾)之間比較多。

故事的發生地點是在,法國普羅旺斯的夏天,費德烈家族一如往常到此度假,費德烈於慢跑時巧遇雨果,隨後邀他到家裡吃飯。

愛情當然不是發生於一瞬間,特別是費德烈並不知道他會愛上一個男的,而雨果也不覺得費德烈是他喜歡的類型。只是很巧妙的,當雨果出現在費德烈家的那一刻,費德莉從樓上看下來,她的態度是保留、冷漠且觀望的,從她眼神中似傳遞出一絲絲防衛訊息,當然啦!此刻費德烈家中沒人知道他是同志,直到茶餘飯後閒聊,雨果表明他同志身分,引起費德烈家人短暫錯愕,但很快就把它略過。

雨果和費德烈的感情,來得並不激烈,不是天雷勾動地火型,他們的感情,很,嗯,有點女性觀點的,是談出來的,雨果到費德烈家用餐,夜夜聊個不停,甚至通宵達旦,想想,這也確實奇怪,兩個男人哪來那麼多話可聊,而且即使費德莉在他們面前對費德烈做出挑逗的動作,邀他快快上床來,依然打動不了他,而且才躺下睡不了多久,費德烈又迫不及待起身穿鞋,與雨果慢跑去……種種跡象顯示,他們之間情愫已發酵。

最明顯的一次是,當費德烈一大早起來,拎著球鞋下樓時,不小心踩空扭到腳,在妻子面前卻假裝沒事,依約慢跑。不料跑著跑著腳痛得受不了,只好停下來,前頭的雨果回頭探視他的腳傷,決定一路抄小路背費德烈回去看醫生,路經小麥田,田中一組樂團奏著皮耶佐拉的探戈曲,接著一大片向日葵花田,美麗的景色,在在暗喻他們此刻愛情已滋長!

當雨果背費德烈回到家,費德莉出來看到的景象是,費德烈緊緊的抱貼在雨果身上,戀戀不已,即便見著了她,他還是賴在雨果身上,無疑宣告了他對雨果的感情。

導演莎寶布里曼(Zabou Breitman)用了非常多類似的手法,更使得本片「讀」來更是趣味橫生,好比音樂好了,本片的音樂除了歌曲之外,用了兩個作曲家的音樂,其中之一就是探戈大師皮耶佐拉的作品,而且探戈在本片擔任非常重要的角色──愛情。

片中有個樂團「現場演奏」皮耶佐拉的音樂,第一次出現是雨果和費德烈坐著閒聊婚禮上的新人,談論到愛情,雨果採否定論,說新娘愛上的是她心中的愛情;費德烈則說他沒看仔細……

這時燈光暗,新娘、新郎四周的消失,婚禮現場不見了,成了表演舞臺,雨果和費德烈走上前去仔細觀察,費德烈指出他們倆是如何相愛,如何從眼神中看出彼此的愛意。然後大提琴出現,再加入小提琴,到整支樂團,探戈也是由兩人探戈至群舞,而畫面漸漸從舞臺表演形式回到現實中的婚禮現場,一氣呵成,燈光、走位的運用,精采絕倫!

 愛情的探戈模式從此建立,這時只要聽到皮耶佐拉的音樂,沒錯,主角心中流瀉的、尋找的,正是愛。不論你看到這個樂團出現的場景多奇特,又為何費德烈半夜老在小木屋裡看到樂團演奏著動聽的皮耶佐拉,那都是愛情。

另一個音樂符號,本片採用的是Philips Glass的音樂,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時時刻刻》(The Hour)的音樂,這位配樂大師的音樂極易辨識,不斷重點、堆疊的旋律,就像惘然、慌張的心情。

電影癡特別欣賞的是雨果的住處,那簡直就是最佳的展示空間。當費德烈跑來找雨果一起去慢跑時,雨果拒絕了,他說他有很好的理由,於是敞開門要費德烈望向天花板,那全然透明的玻璃上,睡著一位天使,天使讓費德烈放棄了和雨果的慢跑。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談談慢跑!呵,這可是最最最「肉慾」的一段了,撇開兩人穿著短褲露出健美的身材不說,最主要是特寫鏡頭的運用,把一個單純的慢跑,轉變成打量彼此身材的想空間,特別是,跑完後,兩人在水龍頭下喝水、沖頭時,鏡頭扭轉了90度,好似透過水在親吻著彼此,唯美而不過度的淫欲。

雨果邀費德烈到他家參觀,費德烈對於雨果運用玻璃與光線的巧思,印象深刻,雨果把rêve,拆成r v和ê e,一個寫在牆上,一個貼在玻璃上,當陽光照進來,便可合為rêve;家裡到處都可以看到類似的巧思,唯費德烈覺得雨果的字寫得不夠多,應該可以多寫一些;但雨果只想保持原來簡單、單純的模樣,同時,他所選的字,其實代表了他的內心世界。

當雨果為了病危的父親暫離普羅旺斯時,費德烈才發現他愛他愛得有多深、多濃,原以為一切就要畫上句點時,回到住處,迎接雨果的,當然不是黃絲帶,而是滿滿的字,還有費德烈訴說的情意……

而與其說這部是一部同志愛電影,無寧說它是愛情觀點電影。何以如此說?透過費德烈和雨果的夜夜長談,除了看到他們感情的滋長過程,更看到愛情的不同觀點,在他們討論的過程裡,其實也反映了現實生活中,許許多多不同的愛情觀。

由女性導演的男同題材,有個好處是,她不會忽略了女性角色,關於費德莉如何發現老公變心了,即使她以肉體也挽回不了,赤裸著身子在老公面前控訴,哀號的其實是,如果愛情是一場競賽,她在這場比賽中,早就失去參賽資格,只是如果她沒有資格,何不一開始就讓她知道,還讓她愛上了他,結了婚、生了孩子,之後,才告訴她,他愛的是他不是她!看到這一幕,任誰都會為她而心痛。

導演莎寶布里曼(Zabou Breitman)從《記得我愛你》(Se souvenir des belles choses)到《他和她的情人》在剪接、運鏡及場景調度上顯然已經成熟了,電影癡並不會把這兩部電影放在一起看,因為風格迥異,觀影的心情自是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intmovie 的頭像
jointmovie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