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 :

《金桔粒的電影相對論》-【http://jimulder.pixnet.net/blog/trackback/a1e74b8929/24751794

若一碗味噌鯖魚可以改變一個原本沒有目標的女性,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那麼,屬於你/妳的那碗「味噌鯖魚」在哪邊呢?改編自同名日本國民漫畫的《幸福便當》,由日本新生代女星小西真奈美、資深演員岸部一德與倍賞美津子所主演,描寫一個急欲離開丈夫的31歲女性永井小卷,回到娘家重新開始自己人生的故事。

 

mackerel b.jpg 

 

小卷回到故鄉後,她開始找能夠兼於薪水與家庭之間的工作,甚至跑到酒家去陪酒。而在某次的因緣際會裡,小卷吃到了一碗味噌鯖魚。那味道鼓舞了小卷,她認為自己人生的方向,就是去做出讓人吃了會感到幸福的便當。

 

為了朝這個方向而努力,小卷很直率地央求老闆讓她留在居酒屋打工。戶谷老闆原先認為這只是年青人的一時衝動而拒絕。但小卷鍥而不捨的精神讓戶谷老闆最終還是答應了她的請求。小卷就以這種不收工錢的方式,學習老闆的手藝。就在日子好像漸入佳境的同時,小卷那無用的老公竟然在某一天把女兒從幼稚園裡帶走了,讓一家人陷入了找尋女兒的綁架恐懼裡……。

 

去年,金桔粒最喜歡的家庭美味電影,以是枝裕和的《橫山家之味》為首選。雖然以極為細微的家庭瑣事做為拼湊整個電影拼圖的元素,《橫山家之味》中家人的互動與情感都以平實的方式自然流露,然後慢慢揭露一個平凡家庭裡頭不可告人的秘密。整部電影前頭非常溫馨,但接近結局時母親的自白,卻又透露著令人不寒而慄的訊息,堪稱2009年最溫馨的恐怖電影。

 

10.jpg 

 

《美味便當》一開始也走這種美味家庭路線,只是這家庭在電影一開頭便分崩離析了。導演緒方明以31歲的永井小卷做為敘事主軸,描寫想離婚的她回到娘家故鄉之後,所面臨的社會壓力與衝擊,以及在這個環境裡頭,如何靠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片天的故事。即使在她身邊有許多個性鮮明的配角,如小卷的母親(倍賞美津子飾)、幼稚園女老師玉川麗華(山口紗彌佳飾),以及十分搶眼的居酒屋老問戶谷(岸部一德飾),但主軸卻還是一直都在小卷身上,沒有失焦。

 

《幸福便當》所處理的議題,對現在的日本社會來說頗值得重視。在經濟持續泡沫、全球景氣蕭條的景況下,日本自古以來一直維持的男性尊嚴逐漸在現實的經濟環境中瓦解。父權的閹割讓現代的日本男性處於一種尷尬的窘境,想要有所作為而不可為,卻又要維持虛假而可笑的尊嚴。而女性卡在這種荒謬的狀態,不是協助老公繼續維持假象,就是選擇出走,靠自己的力量找出一片天。與同樣探討日本家庭裡被閹割的男性威權的《東京奏嗚曲》(黑澤清導演)比較起來,緒方明卻選擇以一種比較輕鬆幽默的方式,來看待女性離開男性所屬的社會之後,靠著自己的力量走出來的方式與過程。

 

小西真奈美的演出讓人感到非常的舒服。我很喜歡她在戲中直率清新的表演。或許有人會覺得,像小卷這種個性的女生,似乎不太符合外界對於傳統日本女性(或說,日本電影所呈現出來)的刻板印象:溫柔婉約、含蓄內歛。小卷反而是以非常直爽的態度,來面對離婚新女性所可能面臨的社會衝擊。

 

小卷在故鄉碰到了一位青梅竹馬,川口建夫(村上淳 )。建夫以繼承家業(照相館)維生。小卷在中學時,喜歡建夫拍照時的認真模樣,所以曾經偷偷地暗戀他,還送他一隻手套。雖然另外一隻手套,建夫一直都沒有拿到。但不曾忘記這段感情的建夫,在小卷回故鄉之際,重新燃起這段幾乎被忘卻的青澀初戀。小卷日後決定自己出來開便當店,卻苦於沒有店面。建夫於是決定收掉經營不善的照相館,希望能夠娶「還沒離婚」的小卷為妻,然後把店面讓渡出來給小卷開店。只是這個提議,在片尾被小卷以一個極度委婉的方式給拒絕了。

 

 

8.jpg

 

 

我很喜歡一場戲,就是某天建夫邀小卷到他家來坐坐。二個人在喝了幾口啤酒之後,小卷竟情不自禁地親了建夫一下。建夫當下尷尬的說:「虧我還儘量避免把場面搞得太曖昧。妳這麼做會把情況弄的更複雜。」聽了這句台詞後,坐在觀眾席的我忍不住哈哈大笑。這到底只是建夫對小卷所說的台詞,還是導演想對觀眾說的話呢?當我們見到建夫邀請小卷到家中來「坐坐」時,心裡應該都已經做了「他們兩人應該會發生什麼事情吧?」的預設。但這時導演就跳出來,以一句台詞戳破了這個尷尬的氛圍(也可以說成是殺風景啦),而此類化解尷尬的台詞在後面幾乎也是層出不窮,讓人不得不激賞導演在「精彩時刻」衝出來喊「卡,OK了」的幽默感。

 

小卷的直率,在年輕人的眼中或許沒有什麼,但對老年人來說,難免就顯得魯莽。小卷碰到了一間居酒屋的老闆戶谷(岸部一德 )。她的快言快語往往被戶谷老闆視為年輕人的衝動。但戶谷不會澆她冷水,反而會以長者的角度,三言二語地點出她的問題,並且提供另外一個新的觀點。在片中是一個比媽媽提供更多人生智慧的長者,也是小卷的貴人。

 

我非常喜歡戶谷老闆這個角色,特別是這個老闆又是日片/日劇的熟面孔,岸部一德所演出。我對岸部一德印象最深刻的表演,是《變態五星級》裡變成鳥的爸爸(我一直覺得《X戰警:最後戰役》裡頭的鳥人設定是從《變態五星級》裡抄來的耶,哈哈)。每個人的生命中,或多或少都會出現點醒自己的貴人。對小卷來說,戶谷老闆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不像《黑暗騎士》裡頭的阿福,每次出場都會數落蝙蝠俠那般的教條,岸部一德的功能性絕對不只是在說教。他台詞中的人生智慧雖簡單卻發人深省。除了給女主角當頭棒喝,也能給觀眾另外一種思考的角度。

 

670.jpg 

 

有場戲是,小卷為了學習戶谷老闆的手藝,決定不支薪在居酒屋裡頭打工。到了月底結算,戶谷老闆執意要把薪水算給小卷。小卷原本不肯收,戶谷老闆則對她說:「拿錢並不丟臉,丟臉的是拿了錢卻不做事。」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卻點出了小卷一直以來的自卑感。每當發生事情,小卷總會覺得是自己做錯了,所以不會刻意去要求他人的賠償或回報。或者是「收人點水之恩,必當湧泉以報」,認為吃虧就是佔便宜。就是因為這種自卑感作崇,讓她離婚之後不想跟老公要贍養費,也不敢跟從他身上學到手藝的戶谷老闆拿錢。所有事情都靠她一個人,導致了現在分崩離析的破碎人生。在戶谷老闆的點醒之後,小卷想通了。當小卷收到戶谷老闆給她的薪水那刻,她也成長了。

 

我也喜歡故事的結局。當所有事情都塵埃落定,小卷終於得以在勉強租來的小店面,開始做自己的便當,準備開店時。她一邊拔著海苔,一邊卻哭了起來。做為一個剛離婚的年輕媽媽,獨自撫養著七歲的小女兒。她嚐試不去借助任何人的力量,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夢想。沒有答應建夫開便當店的請求或許讓小卷感到有些遺憾,但她畢竟是一步一步往自己的夢想前進而去。現在一切大致抵定,坐在清晨無人的小房間裡,在這個明心見性的時刻,想起過去的種種,小卷哭了,身為觀眾的我也不禁替她鼻酸。

 

我想起在《追殺比爾II:愛的大逃殺》裡頭,帶著小女兒浪跡天涯的烏瑪舒曼,在幹掉所有前仇舊恨後,獨自一人躺在旅館的地板痛哭失聲的場景。她哭泣的不是因為失去了丈夫,而是回想一路走來的這段路程,與其說是感傷,不如說是發洩其中的壓力吧。

 

《幸福便當》是我2010年第一部在戲院看的電影,看完之後雖然稱不上幸福,但也是有種圓滿的充實感。片中做食物的橋段令人垂涎三尺,編導的幽默感也稀釋了許多可能會尷尬的橋段,再加上片尾大哭那段我好愛,有種獨立女性的覺醒與滄桑感,推薦給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intmovie 的頭像
jointmovie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