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在家中有牛棚的鄉下長大,成年後才到都市工作的我而言,身邊的朋友大多是嗜食牛肉卻壓根沒見過活牛的人,極少數人甚至天真的以為肉類製造的過程就像某些卡通節目一般,一頭活生生的牛從機器的這頭進去,便有牛排、牛腱、壽喜燒肉片或是漢堡肉打機器的那頭出來。事後,甚至會有跳著動感舞歩的牛喜孜孜地推銷著自己身上的肉,歡唱般的口吻告訴你X國牛肉安心又美味,牠們很樂意能夠成為你早餐藍內的三明治火腿、午餐義大利麵裡的牛絞肉或晚餐桌上的牛排。不誇張!真的有人是這麼以為的。有關那個神祕機械隧道中所發生的一切有關生命終結前的痛苦其實並不存在於這些人的心中。


忽然又想起了藤子不二雄那部當年躲在盜版的小叮噹口袋本後面,同樣帶給我幼小心靈無限創傷的灰暗系SF短篇作品《牛面人的大餐》(現譯:米諾陶之盤)。故事描述一名地球男子因為一場太空意外而迫降於由牛面人所主導的伊諾星球上,並結識了一名人類女子,然而當這名地球人對這名人類女子愛苗漸長之時,才驚覺事態不對。原來,這是一個食物鍊立場與地球相反的星球,在伊諾星上,人類便是牛面人的家畜,牛面人餵養、保護人類,而人類最終成為牛面人餐桌上的食物。而故事中伊諾星球上的人類一如前言所提的卡通牛一般,不但不害怕為了供應牛面人生存的養份而奉上生命,甚至引以為榮,覺得讓自己的肉變得更好吃便是人生的意義。如此諷剌的劇情,對應起幾天前才看過的《沉默的食物》以及身邊那些都市鄉巴佬友人們的嘴臉忽覺感慨良多。


圖片引用自:oikos-taiwan


依稀記得童年第一次撞見祖母在廚房殺雞的場景,只見祖母單手提著一隻活雞,持刀的手俐落劃過雞脖子,接著熟練一扭便讓雞斷了氣,只見懸在半空中的雞自頸部的刀口潺潺流下鮮紅的血液就落在桌上那盛著白色糯米的深碟子裡。當天的晚餐正是白斬雞與雞血糕,而驚魂未定的我,無論家人如果勸說就是不肯動桌上的那兩道菜。那是我第一次見證了生物、食材與餐桌上的食物的關聯性,那當下的感受一如觀賞《沉默的食物》所帶來的震撼。

當然,我完全能夠理解那些出了戲院嚷嚷著要從此茹素的網友們的心情,因為就連從小看慣這些場面的我都感到倒盡胃口,當天晚餐硬是遲了數小時才進食。然而,這樣的一部電影絕對不是在告訴你別吃肉或是乾脆絕食減肥。自然界自有它的一套定律,當獅子撲倒獵物之時,獵物必也是經過一番痛苦才進了獅的胃袋之中。只是,當你點了一桶炸雞桶當晚餐時仍必須想起,無論是一支雞翅或是一塊雞胸肉絕不是平白無故在冰箱中出現,接著才下鍋油炸成你花299買回來的脆皮炸雞。(每當我拿起鹽酥雞攤的雞心串時,總會不禁想起那一串二十元的炸物是從幾隻雞身上取下的)

.《沉默的食物》用幾近暴力的方式呈現這些食物的製造過程,極盡血腥甚或噁心。然而在我看來,導演不過是希望藉由這些過程勾起人類對於食物的感恩之心罷了。這對於食物的感恩之心,不僅僅是針對被奪去生命的動物(請原諒我無法使用奉獻這個字眼),或是同樣失去生命的青蔬(我們同樣無法證明植是否真的沒有知覺不是嗎?),都該抱著感激與珍惜的心,因為有它們,我們才得以延續生命。

必須老實坦承,在觀看沒有口白與配樂的《沉默的食物》時,我一度失去了大約有五分鐘的知覺。但,走出戲院後的這幾天,這部片在我心中……其實一點也不沉默。

《全文轉載於http://fatracoon.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html》

 

創作者介紹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