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自聯合理財網╱文 陳修賢

1995年,賈伯斯當時是Next電腦負責人,電視製作人科林吉里訪問他,拍了一部紀錄片。一如一般的電視新聞,科林吉里剪取了一小段賈伯斯談話播放,其餘近一小時的影片束之高閣,就此塵封消失,為人遺忘。

這部影片的命運,與賈伯斯其後的人生職涯一樣戲劇化。

賈伯斯後來回任蘋果執行長,帶領公司走過離破產不過90天的低點,此後創造企業史上最難得的轉型復興,成為近年來最具影響力的商業文化標誌。在賈伯斯過世後,這部影片重見天日,自倉庫裡被找了出來,公開發行完整上映。

影片裡的賈伯斯不是這10多年來我們習慣看到台前的賈伯斯,不是那個頂著iPod、iPhone、iPad光環出現在眾人面前的賈伯斯。拍攝這部片子時,正是在他被迫離開一手創建的蘋果,自認為被矽谷視為笑柄之際。就在一個人最失意的時候,反而給人難得機會去觀察他的真實面目。


人生低谷 更見真性情

鏡頭前的賈伯斯,態度謙虛,但話語直接。儘管經歷挫折,他可以心定沈靜,平靜地處理可能是讓他難堪的話題。聽賈伯斯談起他眼中的微軟、與史卡利在蘋果的矛盾與鬥爭、以至他當時帶領的Next電腦的遠景,他極其謙虛卻又直接。這是沒經修飾的賈伯斯真面目。

經歷異於常人的成敗起伏,他更理解背叛與挫敗。身為蘋果創辦人,卻被他挖來的執行長史卡利結合董事會給逐出公司,賈伯斯從不諱言那樣的離開蘋果是他沒齒難忘的恥辱。但當被問到那段經歷,他淡定地說,他「低估了史卡利求生存的本能」。

他固然失去了蘋果江山,卻絲毫沒有動搖他對創業、卓越等核心信念的堅持。自認代表創新、人文價值的他,固然敗給了十足業務成敗論的史卡利,但他堅信蘋果的核心是創新,是要下功夫去突破極致。

他篤信電腦應用的進步,要靠像蘋果這樣的團隊,堅持完美與進步,將科技與美藝結合,確立新的標竿,提高眾人的實踐、衡量標準。


重回蘋果 創造新高峰

對蘋果、Next電腦該採取何種發展策略,他也有新的體會與認知。年少時就極度成功的他,自信滿滿,隻手可以撐起天際,但片子裡的他終於知道光靠一個人、一個企業,要去引領風潮極度困難。

他不再是那個過去在蘋果力圖獨自建構王國的賈伯斯。他看清像IBM等企業,可以立足穩固、長久發展,是因為它們創造了企業內外大家的共同利益,「讓大家都希望你成功」。

細數他其後重回蘋果所陸續創造的新產品,都善用這一法則。由麥金塔電腦上的軟體、iPod、iPhone、iPad,他不但引入微軟的投資,進而拆掉蘋果與微軟產品之間那堵堅不可破的高牆,讓視窗的用戶群可以輕鬆使用蘋果產品,親身體會蘋果的工藝、美感與人性化經驗。結果如何,何其清楚。

影片末了,製作人問到賈伯斯對未來科技的看法。他提到兩個前途遠大的新技術,物件導向軟體(object oriented programming)、網際網路。

1995年,在他自稱微小的Next 電腦公司,他相信這兩個技術會大大改變未來。17年後的今日,回想其後他將物件導向軟體由Next帶回蘋果,由電腦一路發展到手機、平板;再看看就在1995年前後成立的亞馬遜等企業如何崛起,網路又如何徹底改變購物等現代人類的基本行為,他的預測果然準確。

在那賈伯斯沈潛低調的年代,他的眼光依然敏銳,看到了網路會如何改變你我的未來。


賈氏風格 寫歷史紀錄

賈伯斯與蘋果的成功有一大部分來自他們異於常人的堅持。 許多人拿著放大鏡去觀察賈伯斯。

他固然有不少人性、管理的弱點,但他的人格特質、策略決斷讓他成為近來極少數能以非科技改變科技、進而用科技去真正改變人們生活的代表性人物。

不要因為賈伯斯是很成功的企業家而否定這部電影。這部片子是極其少數讓人可以近距離觀察賈伯斯的紀錄。就在他自認人生的低潮,他讓人看到為何他重回蘋果後,可以以他的方式改變這個世界。

近來媒體多的是與蘋果有關的商業新聞,但我們再也看不到熟習的賈伯斯風格,極具說服力地用他的肢體語言去激起大家對蘋果的熱情。

當我們以為那賈氏風格的演出已隨他的仙逝而永遠離我們而去,卻出現了這部片子,片子裡賈伯斯固然低調自持,卻還是讓我們感受他的熱情、憤怒、以及專注。




創作者介紹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