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ff12_director_Mulloy_Una_Noche

《漂流古巴》的演員用不同的方式,讓外來的觀點被看見,同時也是古巴故事的載體,演員在影展的過程中,也離開了古巴。於是在觀影之後,因為影像如此青澀,也幾近以紀錄片的觀點,來譜出劇情片的敘事,而古巴的禁忌與悲傷,被一語道破,走出戲院,我們不禁會想:「導演是誰?他是怎麼拍攝的」。

全文節錄、翻譯自卡密拉(Camila Gibran,製片人、導演、作家)對《漂流古巴》導演露西(Lucy Mulloy)的訪談 (訪談原始網址)。寫在2012紐約崔貝卡電影節(Tribeca Film Festival)的彼時。



文/卡密拉

譯/素樸勛


卡密拉:為何是古巴?

露西:為何是古巴?古巴是一個非常美麗並令人驚艷的地方,當我到那邊的時候,我全然被視覺景觀、能量、當地人給「驚艷」不已,城市本身就彷彿是一個生命實體,無論顏色、光線...所有的東西都是....這個城市有著浪漫的一面,也有嚴酷的一面、悲劇的一面、開心的一面,城市的一個角落就可以匯集許多極端的情緒,這樣的獨特所在,是與其他地方不同的。告訴你,我從來沒有到過像哈瓦那這樣的城市。

其實蠻有趣的,當我一到那邊的時候,我感覺我會想要拍片。當時,我從無拍過電影,我有的經驗只是從政治學、哲學、經濟學的洗禮中畢業而已。



卡:所以一切都是天時地利人和!

露西:這就是吸引我的地方,也讓我有動力到那邊看看,因為你應該知道當地的政治現狀,所以想去看看當地是怎樣的。



卡:妳在那邊待了多久?

露西:最初我在那邊待了幾個月,我的回程機票,改了至少五次,最後還是待了更久…我爸媽應該會覺得我「到底在幹麼?」吧

卡:妳到紐約念電影,是嘛?

露西:正當我從古巴回來,我申請紐約大學然後我進入研究所就讀,然後我就...我寫了一個劇情概念(feature Idea),一個關於在古巴的故事影片簡介,只是為了要申請紐約大學,然後三年過後,這就是我的論文了。



卡:所以這個故事...

露西:這不是本來的故事,不,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故事。我會有些困惑,我在那裡受到啟發,我知道有很多古巴電影,但我從來沒有看過,當代電影(current films)我都沒看過,而我覺得….我自己會想看,所以我就自己拍了...



卡:您是怎麼做調查的,妳有去古巴居住嘛?

露西:我沒有做什麼調查研究,我沒有刻意為了電影而去做調查。



卡:所以是在妳去紐約大學就讀之前?

露西:是的沒錯,然後那個時候我決定來拍我的論文,最初,這只是一個短片,用帶子拍(shot on video )並用一個暑假就把它解決,但是我其中一個製片sandy,在申請當地拍攝許可的時候,對這個案子超級興奮的,那時等許可證下來,等的越久,我就花越多時間在哈瓦那,就這樣「慢慢長大」了,變成超過一個夏天的大計劃。妳知道,因為我假裝要回紐約大學然後用學校的設備來在這兒拍電影,但是突然....哈,我根本沒回去(大笑)



卡:妳有古巴的班底嘛?

露西:那邊有,然後人兒來自英國、西班牙,以及墨西哥,很多神奇的人都來了,也非常非常辛苦的工作。這過程真的很艱辛,因為花了很多時間….人們也許會有些想法....嘿,我現在可是在古巴,可逍遙了呢...不,我們整天都在工作,至少是從我們到達的那一天就開始算起。



卡:妳的選角過程是如何的呢?

露西:非常緊繃,我大約試鏡了大概兩千人次,我算是在街上選角的,我們發出去了很多傳單,很多的口耳相傳,然後人們告訴人們,然後把他們帶到試鏡的場合。我花了很多週末,就只是和人們進行即興創作,街上的隊人龍也都是排隊的,非常多人來參與。



卡:他們是演員嘛?

露西:不,他們都不是演員,但是他們會演(哈),在某些方面來說,他們都有....都擅長扮演並進入一種開放且自由的狀態,能夠接收並付出很多情感在同一個角色裡面,然後也對彼此丟出的情緒都能夠反應。



卡:妳有進度是超前的時候嘛?

露西:這些演員是在一個很緊湊的劇本下工作的,譬如說他們對話的內容都是按照台詞的,但他們學習的很快,我們就這樣工作了一年。



卡:所以你們在開拍之前,就已經一起工作一年了嘛?

露西:是的,而且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跟他們分享很多事情,譬如電影製作的眉眉角角,並讓他們在鏡頭前準備好,教他們如何連戲等一些要做好電影的基本功...演員之間的關係,好比姊姊與弟弟,我就想要讓他們看起來是真的姐姐與弟弟,而為了要逼真,他們必須要對彼此非常了解,我們用同一個方法讓他們在對的地方有對的情緒。當我們在拍攝場景時,我們一起玩撲克牌,那真的超有用的,因為當我們在set景的時候,當我們拍電影的時候,我百分百相信他們知道自己在幹嘛,他們也熟讀劇本,而且他們都像發條一般精準執行,並同時對這一切仍保有新鮮感。



卡:那你是何時完成這個作品,並認為故事到此(locked picture)就好了呢?

露西:兩年前,但後來我們回來並重拍,我們補了一些畫面(pick-ups),為了聲音的後製(ADR)又至少回去三次,為了配樂回去兩次,所以我們有原創的樂譜,錄了原創的音樂,我們有很棒的騷莎舞團、饒舌、雷鬼以及各式各樣不同的音樂在這部電影裡合作。



卡:這個過程有多久?從一開始到結束?

露西:總共六年。



卡:妳想要人們從電影中看到什麼?

露西:我希望人們走出電影院可以某些程度上喜歡古巴,並且經驗這些電影角色並感受他們。也希望觀眾能夠感通(empathy)並被觸動,這是有可能做到的。



(end)

創作者介紹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