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影評人 吳孟樵

印象派畫家雷諾瓦去世前,已多年深受風濕性關節炎所苦,手指與膝蓋的關節嚴重腫起,夜裡痛得哀嚎,白天卻仍精神矍鑠地堅持畫畫,他要抓住世間的美,畫作色澤明亮豐茂。他認為:「痛苦終將過去,美卻能永遠長存。」

導演吉爾布都與攝影李屏賓繼小說改編的《今生,緣未了》之後又合作。《今生,緣未了》哀嘆沉的生命幽思,以飄塵絕世的攝影風格為情感記憶。《印象雷諾瓦》取材自畫家晚年的故事,攝影依雷諾瓦的畫作,呈現鄉村大地多樣性的色彩,帶著光與靜的美態。雷諾瓦說:「畫布不是看線條,而是色彩。」

1915年,他老病,世界正發生大戰。他生命裡最後的人體模特兒安黛來到他家,成為他晚年的繆思。因着畫布與父子間的談話,觀眾得知雷諾瓦家的女僕也是他的模特兒,多名曾是雷諾瓦的床伴。她們為雷諾瓦備餐點、沐浴、上顏料、大陣仗地抬他的座椅爬坡涉水去作畫…和諧歡笑。不難想像雷諾瓦必有很好的女人緣。也不難揣見這位大畫家在年老體衰時,對『身體』與『青春』的讚美:「她的肌膚在陽光下閃耀」。他雙手握吻着安黛的左手,感慨地對她說:「相見恨晚」。安黛是個很有個性,也很體貼人意的女孩,無言地把頭輕偎在雷諾瓦的右肩上。她擇定的對象是雷諾瓦的二兒子尚,他為她成為電影導演,將她力捧為明星。即使他倆的婚姻維持不了幾年,她畢竟是雷諾瓦父子的創作靈感。


Renoir_03   

影帝米歇布凱無疑是此片最吸引人的角色,蒼老的眼神與身姿,將畫家生命過程裡最後的精神隨他入了天光雲影中,也窺見了豐美姿態是雷諾瓦畫作裡女性的特徵。雙乳與些微凸起的腹部,甚至是二兒子在童年時被剪成如女娃般的髮型,是他對女性的著眼點。乳房,也是餵哺幼兒的生命之泉。即使還是小少年的三兒子,因著爸爸的畫,對女性的雙乳,也有著他的作弄與想像。

在《六個大師的童年》--〈秘密基地和舊皮鞋〉是導演尚雷諾瓦1904年的故事。那是雷諾瓦在世前15年,換算下來,當時尚雷諾瓦是6歲,已懂得把眼睛挪向彎腰的女性微露的乳房悄看。或許是藝術的遺傳因子,或許是避開爸爸的藝術光環,雷諾瓦的三名兒子都不是畫家,而是轉向影劇圈。尚雷諾瓦的作品與爸爸呈現的陽光面截然不同,那是因為他親上戰場看見的世界。雖然他們過世了,作品成了靈魂長存。5/25~9/8台北故宮將展出雷諾瓦的畫作,既看電影,也看畫展,真不錯的藝術滋養。

因著雷諾瓦的作品,反思他對痛苦與美的感受:
是否…是否因為曾經痛苦、是否正在體驗痛苦…美,才得以長存!

 


( 本文收錄於 幼獅文藝雜誌 2013年6月號 吳孟樵『電影迷熱門』專欄 )

創作者介紹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