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台灣女性影像學會常務理事、東海大學教授、性平教育學者 范情

 

熱氣逼人的下午,大馬路空盪盪,人、車都懶得不見蹤影,頂著炎炎驕陽,秀英說:這麼熱的下午出門看電影,是要很有誠意的。
昨天下午和秀英一起看《印象雷諾瓦》,看之前有點忐忑,十九、二十世紀的大畫家,又畫裸女,不是沙豬也難。真怕看一部美美的沙豬電影。
七排座位的小廳裡坐定,有「誠意」的觀眾陸續進場。

Renoir_09  
畫面光、影、風、水流轉,李屏賓的攝影已有期待,美得沒有太大訝異,法國鄉野、地中海濱風景也自是不在話下。接著就看導演怎麼說故事了。


故事聚焦在老畫家雷諾瓦最後四年,模特兒黛黛一開始就入場。電影畫面一如雷諾瓦的畫:幸福亮麗祥和,但畫家與眾女模特兒之間複雜、齷齪關係,藉幾個旁支人物、幾句話交代,也就瞭然。
男性老衰身軀欽羨青春女體,並不新鮮,畫裡的人物是畫家慾望的投射,台詞中還有“若手不能握筆,以老二作畫”。筆、慾望、男性生命力,那也是爲甚麼老年雷諾瓦努力作畫,但不畫靜物,只畫能讓人想揉捏的女人。而黛黛正是適時的泉源。

但畫家筆下的模特兒究竟是人還是物?黛黛吃了雷諾瓦畫靜物的水果,也挑逗雷諾瓦的次子尚說,「你要吃我嗎?」只有人才能說這話,物只有被吃、被看的份。螢幕上頻頻出現畫家及觀眾觀注下黛黛美麗的身體,甚至雷諾瓦幼子可可都能以靛藍畫粉潑「染」,令人驚豔的是導演安排了黛黛凝視雷諾瓦次子尚‧雷諾瓦的身體一幕,足足好幾秒,反客為主。以及黛黛與尚調笑,爲尚塗胭脂,稱他是女同性戀。

 

35_2-1_new_02_ret_CMJN  
黛黛是老雷諾瓦最後鍾愛的模特兒,她也願爲畫家擦拭風濕關節變形的手,老雷諾瓦只能激動、抱憾「相見恨晚」,黛黛以傾靠回報。但與情人尚‧雷諾瓦的幾幕戲,顯現她的企圖心與個性,特別是在廚房發飆,不做免費的模特兒、女僕、妓女或美其名「雷諾瓦的家人」。在那個法國還未出版《第二性》的年代,女人能依附、服侍一位大畫家,爲他生子,成為他的家人,應就是「幸福」。雖然老雷諾瓦對尚說,女人無論皇后或妓女都要尊重,衡諸畫家與身邊女人的關係,這句「尊重」,令人質疑,或也有導演令人玩味的用意。

黛黛因傷心離開,到風月場「自力更生」,卻被來尋的尚罵「爛貨」。後因尚的請求,以及她希望與尚一起拍電影的願望,回到雷諾瓦家。
黛黛想當演員,成為尚的第一任妻子後,尚以她為女主角拍了幾部電影,兩人後來離婚,黛黛沒了下文,尚‧雷諾瓦成為一代大導演。

影片未隱匿醜陋自私,也未醜化畫家雷諾瓦,醜陋只以話語交待,畫面描繪雷諾瓦父子親情、對照戰爭殘兵斷肢、林中腐敗獸屍與廚房裡血淋淋的內臟與印象派畫風裡的美麗人生,以及在我看來,也是值得學習的忍受肢體痛苦、努力作畫的精神毅力。特別是從黛黛進入雷諾瓦家開始說雷諾瓦的故事,著墨啟發雷諾瓦兩代藝術家的繆斯,並還原名畫裡沒人識得的女性模特兒兼陪睡僕人、家人,服侍畫家、爭風較勁的樣貌,雖然導演未探究黛黛芳蹤,已是誠意,也留下我想追索黛黛(Andrée Madeleine Heuschling)的好奇。

創作者介紹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