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知名影評人 藍祖蔚

《舞影隨行》  

創作人生總是寂寞的,耐得住寂寞,才創作得出至情真誠之作,Alan Brown在《舞影隨行(Five Dances)》中對舞者的寂寞,有著動人描寫。


無家可歸,只能持續練舞,練到僅剩自己一人,這是《舞影隨行》男主角小薯(Chip,由Ryan Steele飾演),無可奈何的選擇,一個睡袋,就地而臥,若非其他舞者早到,他的寂寞,只有自己知道。

耶誕節快到了,家裡耶誕樹的裝飾燈如果不用了,可不可以纏到身上,把自己當成耶誕樹?燈光亮閃,何等瑰麗,但是人要比樹更暗,燈影才更迷人,幽暗人影,又是多深沈的寂寞?

寂寞是感性的,亦是濫情的,Alan Brown在《舞影隨行》中書寫了寂寞,卻無意陷溺在濫情的窠臼中,適時微溫,寂寞就有了生趣與顏色。

 

Alan Brown的第一個選擇是:食物。就在小薯擔心夜宿教室的真相被踢爆時,他會被逐出舞團,Catherine Miller飾演的Katie隨手請他喝一口花草茶,「燙,小心喝!」杯口並沒有冒出白煙,暖意已卻透心。

舞影隨行 劇照  

同樣的文法運用在小薯的回報上,Katie願意暫時收容小薯,給了他沙發小窩,小薯用腹語逗她開心,還承諾:「我會替你做飯。」腸胃暖了,心就暖了,舞者一如凡人,明白這股生理語言。

同樣的文法出現在Theo(Reed Luplau飾演)對小薯的追求。頂著寒風,專程去買杯咖啡,午休時刻意分享一點食物,Theo藉此示好,小薯卻是冷漠的。當面峻拒,關係就僵了;不苟言笑,並非不領情,卻也清楚表白了不想越界的堅持。

 

Alan Brown的第二個選擇是:悔恨。

已婚的Cynthia(由Kimiye Corwin飾演)與總監Anthony(由Luke Murphy飾演)在教室中有了肌膚之親,「做愛後,動物感傷」,Anthony早早穿好了衣裳,提醒未著衣裳,還在回味的Cynthia:「我挑你入團,是因為你舞跳得真好。」Anthony的意思是到此為止,不要陷溺,亦不要糾纏。絕情與傷情,就在此刻起了火辣碰撞,被捨棄的Cynthia,要如何回家面對家人?Anthony不如此割捨,他又如何兼顧?目睹這一切卻使不上力的小薯,除了在寒風室外無言相伴外,又能做啥?舞影隨行 劇照
相似的文法出現在小薯第一回拒絕Theo的求愛上,小薯一把推開了Theo,高聲說著:「你為何要這樣做?」是的,人生一旦表態,關係就難再回到從前,突襲的愛情讓人措手不及,迷惘的感情是一難,專業的茫然則是另一難,畢竟,小薯與Theo要思考的是:未來的雙人舞該要如何繼續?因為工作,才有了情緣,有了情緣,工作又何去何從呢?

相似的文法出現在小薯初試雲雨情之後,即使肉體愉悅了,感官滿足了,心理的距離依舊是極其艱難的挑戰,不知如何因應的閃躲與迴避,讓激情快速降溫,也讓傷害逐步龜裂,這種失溫的過程,又是多有力的寂寞書寫?

相似的側筆出現在Katie帶小薯回家的那個晚上,Katie半夜時分被電話的鈴聲吵醒,那是小薯的家人?或女友?Katie才剛與愛情長跑七年的男友分手,午夜夢迴,被紅塵雜訊吵擾,她是啞然輕笑?還是唏噓一歎?Katie悄然關熄床前燈,連歎息都免了。



Alan Brown的第三個選擇是:肉身。

《舞影隨行》是舞者電影,舞者對身體的駕馭與自信,更勝演員,肢體的伸張旋轉追求的是勁力與優雅,在移動中書寫點線面的空間變化,但那些都是傳統的論述,都只綑綁在舞蹈之際,Alan Brown卻要他的舞者在《舞影隨行》跳一場性愛之舞,是的,用身體做愛,用身體跳舞。 

《舞影隨行》  
從線條、光澤到交纏,有了舞蹈懸念,就不再只有慾望的恣放,就在藝術與美的追求之際,舞者用他們最敏感的肉身,跳出了一場性愛之舞,挑戰了舞蹈,亦超越了電影。《舞影隨行》是一部用心思考,在用心創新的舞蹈電影,錯過了《舞影隨行》,就錯過了2013年最動人的電影風景了。

創作者介紹

佳映娛樂討論區

joint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